3、天眼通:应该不会长针眼吧?(求推荐票!!!)

作者期末要考 全文字数 2894字

“砰砰砰。” “砰砰砰。” 大晚上的,谁来观里? 姜守正刚从井里挑了一桶水。 听见有人敲门,只好放下木桶,甩了甩手,把卷起的道袍袖子放下。 “谁啊?” “临江市鹿安区警署刑侦大队,齐斌,开开门。” 拉开门栓。 门外站着一名男警官。 胸牌上写着“齐斌”。 咦? 有窥视感。 开天眼。 哦,这名警官身后,还吊着一只鬼。 只不过,远远落在后头。 道观可是有道祖护佑,一般的魑魅魍魉,可不敢靠近。 仔细一看,这鬼,有些眼熟...... “呀,邱明先生,你死了?”姜守正看向齐斌警官身后,问道。 夜风起,惊了乌鸦。 本是来例行问询的齐斌警官,后背发凉,惊起了一丝冷汗。 “小道长,哦,不,道长,您,您能看见邱明?!” “诺,不就是在你后头么?” 蛤? ...... ...... “观内简陋,还请齐斌警官见谅。” 齐斌接过水。 吓得真,闷得深。 “咳咳......” “警官先生,您慢点喝,不急。” 等齐斌缓过劲来,他缓缓倒出此次来的缘由。 今早,十时许。 邱明的邻居倒垃圾时,楼道里有大滩血渍,是邱明家流出的。 吓得赶紧报警。 破门一看,人死在了客厅。 法医鉴定死亡时间在早上六点到七点之间。 姜守正没有作案动机和时间。 但其作为死者生前最后接触的几人之一,例行是要被谈话问询的。 “道长,请问,邱明生前有什么异常么?” 回忆了一番,姜守正摇了摇头。 “那邱明有说过什么特殊的话,或者说要见什么人么?” 好像也没有,他再度摇头。 连问了几个问题,姜守正都没办法提供有效的线索。 齐斌警官合上笔记本,起身:“耽误您时间了,抱歉,再次感谢您的配合。” “没给您提供帮助,真的抱歉。” 送齐斌警官到门口。 邱明的亡魂还在道观外飘荡。 “对了!”姜守正轻拍额头。 “您这是想起什么了?”齐斌警官忙掏出笔记本。 “不是,不是,邱明本人不就在这么,问问他就好了。” 顺着姜守正的手指望去,齐斌只看见了漆黑的路,和月光投射下,如同鬼爪一般的树影。 门口,有个鬼哦。 下一秒,齐斌浑身一僵。 门口有个鬼哦?! 姜守正上前,对着邱明交谈了一番。 “齐斌警官,鬼的魂魄不似人身,意识大都不太清楚。” “邱明的魂魄,只是单纯重复,‘皮皮,快跑’、‘皮皮,快跑’!” “哦,对了,我已经刚刚念了《太上救苦经》,把他超度了。” 啊? 那我现在要怎么记录? 难道在笔记本上写下:“姜守正,提供了邱明亡魂的口供:皮皮,快跑?” 看着齐斌警官一脸深思,姜守正问还需要提供什么帮助么? “没事了,今天打搅道长了。” 姜守正点了点头,回观,把门关上,拴好。 奇怪……邱明怎么只提了那只狗? 他老婆呢? 算了,不多想了,今晚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打水、洗地、做题、练功、...... 已经耽误了一些时间,不能再耽误了。 门缝处,传来了齐斌警官的声音: “小孙啊,你能不能进来接我一下。” “话,我是已经问完了,但是这地方偏,我往回走不方便。” “对对对,只有一条路,往前走就行了。” 姜守正摇了摇头。 哪来往回走不方便的? 都走过来了。 还能走不回去? 那么,应该是害怕。 都说了,外面的邱明已经超度了。 现在,干净得很。
有什么好怕的? 难道,怕黑? 听了一会,来人了。 “老齐,多大的人了,你还能还怕黑不成?” 哦,果然是怕黑呀。 “没,没有的事,算了,回去和你说。” 这是嘴硬,好面。 接着,人走了。 观内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净。 将老君像仔细擦拭一番后,姜守正回到藏经阁。 藏经阁内,书很多。 就比如,老观主现在正捧着《镇魂街》,津津有味地看着。 “守正啊,打扫卫生的时候别摸黑弄,伤眼,开个灯不会耗多少电的。” “观主,没事的,我开天眼通也是一样的,不耗什么法力,电费,能省则省吧。” 阁内,一阵沉默后,观主问道: “刚刚,可是有居士上门?” “回观主,是一名警官。” 老观主闻言,眉头一皱:“何事?” 姜守正简单概要地陈述了一番。 老观主合上书,面色稍显严肃。 “你为何不问邱明居士的死因?” “回观主,道士,一不问寿,二不问俗世,三不问家常籍贯,弟子认为此事为俗世,所以未问。” “糊涂!” 老观主轻轻呵斥,姜守正低下了头。 “邱明居士在你走后不久,就身亡,亡魂飘荡到了我们道观外,这就是缘法。你怎知不是你染上的因果!不问俗世?不问俗世!那是指不多管闲事!该管的,还是得管!我们道士,寻长生,有血肉,不是泥塑的像。记得了吗?” “弟子谨记。” “那现在应当如何?” “弟子前去,了断这段因果。” “不错不错。” 老观主满意地捋了捋胡须,继续捧起《镇魂街》,对着姜守正摆了摆手: “去吧。” 姜守正刚推开门。 “且慢。” “观主还有什么要叮嘱弟子的么?” “临走前,把鸡汤给我热一下,我待会儿要喝。” “好。” 合门。 电饭煲功能调到保温后,姜守正翻墙离去。 省得观主待会还得关门。 老观主贴着门,听见姜守正落地的动静。 掏出手机。 “嘿!道爷我又可以熬夜追番了。” “这孩子,明明是我教大的,怎么这么中正?” “也不知道像谁。” ...... ...... 了却因果,就要有了却因果的态度。 走到大道,忍痛叫了辆网约车,直奔邱明居士家而去。 现场,已经被封了,拉起了隔离线。 没关系。 我就开个天眼看看。 姜守正拉下车窗,看向邱明家的方向。 那一处,残留着淡薄的紫气。 颜色较深的地方,应该是客厅。 “鬼气,是黑的。” “阴气,是灰的。” “紫色的,难道是妖?” 姜守正没见过妖,但这并不妨碍他做此猜测。 藏经阁里书那么多,作为一名爱学习的、资质平平的、没见过大世面的小道士。 没见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不成? “先是鬼,后是妖,难道真是我漏了什么么?” 开车师傅喊了几声:“下车么?还是要去别的地方?” 姜守正收回目光,未来得及关天眼。 视线,穿过椅背、衣服...... “咦?粉色的......内裤?” 非礼勿视! 姜守正连忙关了天眼。 这大叔,真是...... 好潮。 “去鹿安区警署。” “那你先更改一下目的地。” “好~” 窗外的风,吹起他的长发,乱了他的思绪。 “我应该,不会长针眼吧?” 到地方,付钱。 “您好,我找齐斌警官。” “请问,您是有什么事情么?” “关于邱明居士的死,我可能知道凶手是什么东西。” “东西?邱明居士?邱明!您坐下稍等,我这就联系。”
隐藏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