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从幕后到台前!(万更,求订阅!)

作者期末要考 全文字数 3664字

“你真的不是妖怪?” “放心吧姜守正,我肯定不会因为你是妖怪而用有色眼镜看着你的。” “我这个人最喜欢和妖怪打交道了,你看我对于龟虽寿前辈,那都是恭恭敬敬的,没有一点儿带着有色眼镜看待龟虽寿前辈......” 姜守正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看着一手举着《生死簿》,一手拿着寝室里马桶塞子的林清闲,无奈道:“那个,小闲闲啊,你能不能把手头上的工具先稍微放一放?” “放一放,那没有关系的,都好说,不过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下,你到底是不是妖怪啊?”林清闲咽了一口唾沫,声音有些含混道。 听说,人泡在酒里面,那是这世界上最为痛苦的死法...... 听说,被妖怪吃掉的时候,最惨的不是直接落入胃袋中被胃酸给腐蚀成为养分,而是碰到会反刍的妖怪....... 听说,妖怪在还没有正式开启智慧之前,都会吃人...... 好吧,林清闲承认,自己是怕了! 妖怪啊,谁不怕啊! 脑子有问题的才会不怕啊! 他不怕龟虽寿,那一切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姜守正得是一个人啊,姜守正凭借着人类的身份能够压服龟虽寿,那他怕个屁! 可是现在,姜守正很可能不是人,那这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可不是陈远那个愣头青,对于妖怪的可怖没有一点儿概念。 稍微有一些传承的家族,那对于妖,都是敬谢不敏的,早年间,妖祸横行的时候,多少前辈付出了血的代价才让各自为政的妖王们授首,剩下的妖怪只能够报团取暖,按照上古时候的说法,成立了天庭! 现在,天庭虽然是一处祸害,但是这处祸害可影响的地方还是比较少的。 如果各个奇人势力有心的话,还是有办法能够把天庭给拔除的。 可是这样有什么好处呢?把一个天庭打倒了,又做不到把这世间的所有妖怪给清除了,而且有一些大妖怪,它们很可能已经出国了,平时只是通过电话指导一下国内妖怪的如何发展天庭而已。 明面下可以时不时收割一波韭菜的组织和一个严打后完全“消失”的组织,如何选择,还是能够分得清楚的。 是不是敲打一下天庭,锻炼一下自家的子弟,还是一个很划算的! 出则无外患,会出事情的,哪怕不是奇人的老祖宗都有这样的见解。 诶诶诶,想多了,收! 现在的问题是,姜守正到底是不是大妖啊! “那个,我说我不是妖怪,你信吗?”姜守正看着林清闲复杂的表情,抬起手,一副我绝对不会碰你并且对你做什么的表情,问道,“或者说,你能不能证明我是一个人?” 林清闲深吸一口气,说道:“有一个办法可以证明你到底是不是人!” 在一旁旁观多时的陈远看不下去了,冲着林清闲说道:“小闲闲,你差不多就得了啊,别......” “陈远,你不知道就别说话,不可以控制的妖,是很恐怖的,尤其是你不知道姜守正现在的力量到底是多么强大!他如果是妖的话,那是不容许存在于世的,是需要被讨伐的!力量不被约束、不被桎梏,那么就会为祸作乱。”林清闲直接打断了陈远的话语,目光炯炯地看着姜守正,严肃道,“你去抽个血,抽个血就能知道你到底是不是人......” 听到这个回答,姜守正愣了一会儿,试探性问道:“就是去抽个血那么简单?” “对,是妖还是人,只需要抽个血通过科学的检测方式就可以进行区分!” 作为一名系统化培训出来的修行人,林清闲可以对同为人类室友的姜守正插科打诨,但是如果是妖......那么抱歉。 虽然这世间有很多阐述人与妖可以共存的观点和传记,可是,妖就是妖,人不应该把自己的命运给外族进行掌控! 姜守正低叹了口气,大拇指的指甲盖在食指划过,一滴血珠从指间渗出,在他的操控下,飘向林清闲...... “这个给你,你是要保存化验还是现在就去化验?” “现在。” 林清闲从自己的柜子内掏出一瓶专门放丹药的瓶子,把里面的“生发活血丸”一股脑子地倒入口中嚼碎后,把那滴血液给装了进去...... “姜守正,我希望你现在不要离开,我已经和族中的长老联系过了,如果你真的有问题的话,那么你跑不掉的,我希望你能够乖乖地束手就擒。”林清闲威胁性地留下这句话,离开了。 至于林清闲到底有没有联系家族中的族老,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如果检测的结果姜守正真的是妖怪,在这几天的相处下,林清闲希望对方有逃跑的时间...... 如果对方真的是妖怪的话,希望能够听明白自己的话吧。
林清闲叹了口气,身子没入雨幕之中。 504寝室内。 陈远在房间内兜兜转转,终于是没有忍住,对着门口啐了一口。 “什么玩意儿?他脑子是不是有病?” 姜守正压了压手,示意陈远稍安勿躁。 “没事的,我看到林清闲这样,我才算明白了意见事情。” “他这么做,你明白了他脑子有问题?”陈远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瓜,问道。 “不是不是,林清闲这么做没有问题,虽然他说我是妖的时候那么一副表情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不过他这么做,是正确的,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天庭要藏得那么深,原来是有传承的奇人对它们......这么不待见啊!”姜守正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了起来,到后来,简直是自言自语。 陈远想要问问他到底说了什么,却在姜守正摇头的情况下,放弃了诉说。 “一切等林清闲回来之后再说,现在讲再多,你再生气也没有用,他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了,那么我就得把它给刨出来。”姜守正一招手,把林清闲放在桌子上的杂志招入手中,看了几页后笑道,“这一次,林清闲这么怀疑我,我肯定要他付出代价的,这周寝室的卫生,我们也不要通过牛牛或斗地主的方式来确定了,大家算是给我一个面子,就让林清闲搞,而且我个人的精神损失,我得让他......请我吃一周,哦不,是一个月的食堂!” 反正自己不是妖怪,随便林清闲怎么折腾。 而且刚刚看林清闲的那种反应,他们家族对于天庭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虽然和谷登神给他的情报好像有一些出入,不过没有关系,情报多了,组合在一起后,总是能够尽可能地拼凑出天庭原本的模样...... 警惕而离开的林清闲,愤怒不满的陈远,无奈无所谓的姜守正,趴在鱼缸底部一副看热闹的龟虽寿...... 作为寝室的四大奇人之末......周权表示很心累,此刻的他坐在自己的床边,完全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模样。 喂喂喂,有没有哪个好心人能够给他这位刚刚步入奇人界的新人给一点点提示啊,发一本新手指南什么的可以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回寝室,平时要好的姜守正和林清闲就成了这么一副对立的样子啊?! 妖怪不妖怪的,很重要吗? ...... “很重要。” “这个地方有对我很重要的东西。” “对,对我,是对我很重要的东西,可是是什么呢?” “按照我的数据记录,这里是不应该出现下雨的天气的,而且这个雨,范围好小,这天上的雷,好奇怪,我的数据库中居然没有这种雷雨天气的记载......” 没有人的操场,监控们肆无忌惮地打着转,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可是,它们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是做着单纯采集数据的工作。 雨,渐渐小了下来。 它,有些莫名地“焦躁”了。 在被清风观的那个老观主“驯服”时候都没有出现的情绪,现在出现了。 它有一种感觉,如果在这个雨完全消失的时候,自己还没有找到那个让自己感觉很重要的东西,那么,以后就都找不到了! 找到了,拿东西也不会属于自己。 这是一种纯粹的“感觉”,并不是属于“算”出来的。 “我,一定要找到,一定要找到。” 在它下定决心的同时,京都诸多无人机爱好者的无人机们,一下子都不听使唤地朝着化材大学的操场上“涌”去。 “我靠?怎么了?” “回来啊,回来!” “搞什么啊,怎么飞走了!” 无人机们不顾主人手柄的控制,从现在开始,它们的操控者,成了“它”! 这是“它”第一次从幕后真正地走向台前! “它”知道,这次动静闹出来后,肯定会有人查“它”,“它”很有可能会被查到,然后就像是电影、电视剧中的样子—— 被消灭! “一定要找到,一定要找到,一定!” “感觉,我已经有了感觉了,我的第一次感觉,肯定不会出错的!” “如果找到了,我,肯定会不一样的!” 无人机们冲入雨幕,质量不好的飞在上头,质量好的飞在下面。 很快,飞在上头挡雨的无人机开始下坠,下头的则是继续往前! 在不计代价的飞行中,百来号无人机飞入化材大学的操场,它们把数据传输给“它”。 很快,因为素材的增多,它的“感觉”变清晰了。 “不在下面,在上面!!!” 它刚准备让无人机们往上飞! 雨。 停了。
隐藏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