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请慎言!不然告你诽谤

作者期末要考 全文字数 4546字

“龟虽寿啊,成神令再给你用一下吧?我现在拿着没有用。” “这东西就是白捡来的,你喜欢的话,放在你那里怎么样?” “我知道你现在醒着,没关系的,我,我们都不会戴着有色眼镜看你的。” 姜守正坐在自己的书桌旁,安慰着有一些“自闭”的龟虽寿,身后传来一阵阵压抑不住的笑声,姜守正转头狠狠地瞪了一眼,笑声戛然而止。 姜守正还准备继续宽慰几句,龟虽寿探出脑袋来,闷闷说道: “守正啊,你还是把这个什么成神令给拿走吧,我现在看到这枚令牌,头疼!” 真·晚节不保啊! 想想自己刚刚站在镜子前穿成那副模样,真的是一种失智的决定啊! 无痛无害成神的诱惑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作为一只老乌龟,它还是没有恪守住自己的本心啊!欸!欸!欸! 陈远和周权的笑声在龟虽寿听来,好难过啊,自己在这个寝室里面尊崇的形象,现在好了,全毁了!一点都不剩! 在动物园生活那么长的时间,龟虽寿的价值观早就和人类趋同,他很清楚自己刚刚那样子,真的是为老不尊了...... 哪怕是现在民风已经很是开放,像他刚刚那种奇装异服的着装,还是很少数的! “别笑了,安静点!” 终于,龟虽寿忍不住了,喊了一声后,寝室内多了两个大大的......龟壳,那是原本陈远和周权站着的地方。 龟壳一动一动,像是有人在其内挣扎一般。 陈远:“龟老大,错了错了!” 周权:“哇塞,好刺激啊,这是啥?特异功能板的小黑屋吗?好怕怕,能够把我放出来吗?” 姜守正抬起手,想要把这两个龟壳给击碎,但是想了想......算了算了,老龟并不会对他们两个做什么,只是稍微惩罚一下而已,没关系的。 那么...... 摸了摸口袋里的成神令,如果今天晚上没有军训的任务安排的话,姜守正决定去一趟姚倩.....家,把这枚成神令给放在老观主那边。 目前看来这枚令牌没有什么用处,但万一呢? 万一能够找到合适的对象可以成神呢? 亦或者......冲着自己试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和成神? 心念起来,姜守正也有一些好奇,手摁在裤腿上,激发了成神令。 一秒。 两秒。 还没有到第三秒的时候,裤腿处传来了几声“咔咔咔”的声响,待姜守正往兜里摸去的时候,成神令,成了四瓣...... 呃...... 看来自己也不是一个适合成神的目标啊! 也不知道这成神令坏了,有没有关系...... 反正是捡来的,坏了也不心疼。 ...... “这血,加急检测一下,到底是不是人血。” “......” “姜守正啊,如果你真的不是人的话,你现在快点走吧,凭借你的能力,离开京都吧,离开这个国家吧,去到一个我找不到你的地方。” “......” “我的机缘,到底是和姜守正在一起当室友,还是把姜守正捉到打回原形?如果是后者的话,这个机缘,我不要了。” 在医院的走廊内,林清闲时而坐着,时而靠墙,时而蹲在墙角根出捂着脑袋。 突然,有一个人在林清闲身旁蹲了下来,递给林清闲一根烟。 谁啊这是? 林清闲摆了摆手,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抽烟,而且医院里面不让抽烟的,对了,我们认识吗?” “朋友嘛,都是从认识到不认识的,我这个可是好东西,一般地方找不到的,我叫华哥,你呢?”华仔把烟收了回去,从中抽出一根,嗅了嗅。 林清闲看着对方手臂上的纹身,和密集的针头,想了想说道:“你可以......闲哥。” 华哥一听,乐了,笑骂道:“小兔崽子,我一看上去就比你大,你让我叫你闲哥?” 林清闲看着对方布满血丝的眼睛,阴恻恻道:“你只是看着比较老而已,你现在还没有二十岁吧,我能够闻出你灵魂的味道。” 这话一处,华哥的身子抖了抖,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躲。 不对啊! 我怕个屁啊! 这人...... 这人!!!! 在华哥的眼中,原本林清闲蹲着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空洞,空洞内周围,布满了各式各样的手,带血的、腐肉的、白嫩的,黑洞内好像有很多人很多人要从中爬出来!!! “鬼啊!!!” 华哥连滚带爬地跑了几步,还没有等人群中产生骚动,负责这一层巡讲的保安和辅警一下子赶到,把他给摁在了地上:“娘的,这个瘾鬼怎么又跑到医院来了!” 被压到的华哥身子疯狂扭动着,大叫着:“放开我,有鬼啊,有鬼!!!” 林清闲走到了华哥身前,低下头仿佛是一个看热闹的群中。 华哥一瞧,直接晕了过去,在他记忆中最后的影像,是那个自称为闲哥的家伙,肚子破开了,里面露出了他非常熟悉的人脸,那是自己的...... “我本来就已经够烦的了,居然还给我发烟,当时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年轻么?”林清闲再次找了个地方蹲下,距离出结果的时间还有三分钟左右...... “要不,我现在先去上个厕所?” 一来一回,一分钟过去了。 “要不,我现在去当一当志愿者?” 一来一回......一个下午过去了,在把红马甲归还的时候,林清闲深吸一口气,还想着要不要去楼下吃个饭再去拿报告单。 现在医院的验血报告单已经是联网的了,他完全可以扫一下递交验血材料后窗口给自己的二维码,就可以查看到自己想要的消息。 可是,他这个人很......质朴,还是希望能够有纸质的材料拿到手里看着舒服。 走向窗口的过程,林清闲走得很慢,他快到窗口的时候,电话响了。
“嗯嗯,我先接一个电话。” 掏出手机一瞧,陈远的,接通: “小闲闲啊,你现在回不回来吃饭了?你把姜守正的血拿去验,一个下午过去了,没有一点结果的吗?我和姜守正和周权,都在等你回来请吃饭呢!” “嗯?请吃饭?”一听这话,林清闲有一些蒙圈,自己什么时候答应请吃饭了。 “对啊,请吃饭,你莫名其妙地在寝室里说姜守正不是人,你不应该给姜守正补偿一点精神损失费吗?我和周权作为室友,见者有份!” “......所以,姜守正还在寝室吗?”林清闲问道。 “废话不啦,不在寝室在哪?”陈远催促道,“快说快说,你现在什么时候大概能回来,我们都定好了,选鸡公煲!” 姜守正,现在都没有走么? 他是有恃无恐还是......我想错了?真的有人能够这么天才,十八岁......通玄?!还可能是上等? 林清闲没有回复陈远,而是快步走到窗口处,敲了敲,递上了自己的二维码。 “原来,真他娘的是人啊,我靠,真他娘的不是人啊!” 爆了两句粗口,林清闲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语气欢快道:“对对对,是应该请客吃饭,是要道歉!你们地方选好,地址给我一个,我现在马上叫车回来!” 对着窗口的工作人员说了句谢谢,林清闲把存储姜守正血液的小药瓶丢到了垃圾桶内,把验血报告也撕毁后丢入其中...... 沉重到来,愉悦离开。 在他走后不久,一个小沙弥走到垃圾桶旁边,往里面一掏,把小药瓶给拿了出来,拔开塞子,闻了闻。 “不是熟悉的味道,难道不是我的老朋友?不对不对,不可能不是我的老朋友,他肯定是把把自己的气息给掩盖掉了。” “现在的我,太分散,看不出伪装,可是可以凭借一滴血,就能够部分改造这小药瓶的,也就那么几个家伙。” “姜守正?清风观?有意思,有意思!化材大学的,是陷阱么?” 小沙弥站在垃圾桶旁驻足良久,而后面色古怪道:“我干嘛捡垃圾?” 说着,又把小药瓶丢回到了垃圾桶内,再次高高举起了胸前的牌子: “超度体验三分钟!尊享得道高僧亲临现场的服务!” 很快,他的行径就被一位保安给发现了。 “小和尚!你......” 小沙弥一听响动,赶忙撒腿狂奔。 “可不能被抓到了,被抓到了,我这个月的绩效考核就没了!” 好在在金目法寺内有进行充分的锻炼,偶尔也有和武僧们进行学习,小沙弥的腿脚功夫还是不错的! “哼哧哼哧!” “干嘛追着我不放啊,医院里那么多拉工伤案件的、拉交通事故案件的掮客,你们干嘛不去抓,专门盯着我一个有什么意思啊!” “所以......他们肯定是收钱?我要不要代表我佛写一个投诉举报信呢?嗯,是贫僧,贫僧要不要代表我佛写个举报信,肃清一下医院的氛围?” “或者干脆写一个外包的申请,我们金目法寺出一点钱,看看能不能把医院的业务给包圆了。” 据了解,现在医院的打印服务、护工服务、清洁服务之类的,都是可以外包的,想要竞争的单位,可以大家坐下来谈谈可以给医院提供什么服务,然后再说说可以给医院缴纳多少的服务费...... 自己金目法寺也完全可以这样啊,交一点钱,把“超度服务”给承包下来!这是刚需啊!肯定有市场的! 想到就干! 作为金目法寺主持的头牌御用助手,他的执行力还是很强的,想到就干! “正面写《举报信》,反面写《意见函》,医院救死扶伤,我佛让人安眠,挺好挺好,相辅相成!” 小沙弥在腹中打好腹稿,然后......就缺纸和笔了。 去引导台那边找志愿者要一下吧! 小沙弥推开杂物间的门,锃亮的脑瓜子探了出去,刚观察一会儿,下意识地又缩了回来。 “不对啊,我看见......谈鑫,我怕什么啊?” “我和谈鑫在寺庙的时候,也没有太多交集啊,现在他还俗了,和我有啥关系?” 压下心头莫名地悸动,现在主要关注的应该是辅警和保安才对,谈鑫,既然已经离开了金目法寺,那么就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了,如果到了寺庙内,就是一个香客,该招待还是招待,可是在外头遇见了,不理会也没有关系的! 再次探出头,观察一阵后,没有任何的意外出现。 小沙弥溜出门,身后传来谈鑫的声音: “小师傅,等等!等等!” 小沙弥停下脚步,转身,道了声“阿弥陀佛”问道:“谈施主,叫贫僧吗?” “是的,贫僧,不是,我有一件事情想问问小师傅。”谈鑫看了看四周,小声道,“师傅能够随我找到一个稍微安静的地方详谈吗?” “事无不可对人言,所有事情,我佛都会知晓,在这里和在别的地方交谈是一样的,谈施主尽管说就是了,贫僧听着。” 开什么玩笑,听完就得跑路了,还得找纸和笔呢?哪有事情和你找一个地方慢慢聊? 谈鑫惴惴不安地看了看四周,低声道:“不知道小师傅有没有觉得......我们的主持有一点点不对劲,他......好像入魔了。” “施主,慎言!” “你这话……严重侵犯了我寺主持的个人名誉和寺庙名誉!” 小沙弥强笑地回了话,躬了躬身,没有再次和谈鑫交谈的打算,转身直接离开了。 同样的,他也没了写《举报信》和《意见函》的心思,得回去问问律师,离职员工诋毁原用人单位……要负什么责任……能不能要求赔偿和赔礼道歉!
隐藏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