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好嗨哟~

作者期末要考 全文字数 4940字

“这是啥?” “成神令?” “合适的成神,还没有给合适是什么标准?那不就是个废的么?” 老观主拨弄着手中的四块成神令碎片,看着上面精美的花纹,可惜道:“本来这还是一个很好的工艺品,拿去卖点钱还是没有问题的,现在好了,没得用了。” 说到这,老观主看了眼姜守正一脸可惜。 “观主,我也不知道它没有办法让我成神还会自爆......不过龟虽寿不想看到它,那我就把这令牌放在您这里吧。”姜守正指了指成神令,尝试道,“对了观主,您觉得这成神令有没有可能修复?” “修复?”老观主再次仔细看了看手中的成神令,眼中一下子放出光芒来,“对啊,可以修复的,等修复好之后再拿去卖啊!” 说着,老观主起身走到厨房,从里面拿出了几袋泡面...... “好了,你现在可以回去了,现在不是大学生的夜生活刚刚起步的时候么?不要耽误好时光!你需要好好感悟红尘,修炼才会有根本性的进步。”老观主起身冲着姜守正摆了摆手,开始赶人了。 “弟子谨记。” 姜守正起身离开,路过浴室的时候敲门道,“守勤啊,我走了。” “师兄再见,我还在泡澡!”姜守勤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再见!” 姜守正再次“顺路”地道姜守姬的房间敲门,“守姬啊,我走了。” “师兄再见,人家现在正在睡美容觉呢!”姜守姬的声音带着迷糊。 “好吧......” 回来一趟,除了老观主之外,姜守勤和姜守姬都没有瞧见。 看看时间,也不应该耽误了,现在骑自行车回去,还赶得上查寝。 在他骑了一段路之后,身后有窥视的感觉,回头一瞧,是老观主站在窗户旁看着他。 姜守正招了招手,老观主摆了摆手,场面温馨而融洽...... “你们都好了吗?姜守正走啦!” 老观主一声令下,浴室的门打开了,姜守勤一头黄毛、手臂带纹身,姜守姬一脸浓妆、头顶大波浪...... “你们这样的打扮,浮夸!不自然!”老观主不满地皱起眉头,而后叹了口气,“算了,这是我没有把你们教好,这是我的错,我应该给你们做一个好的示范的。” 说着,老观主一撩自己的头发,在姜守勤和姜守姬目瞪口呆下,摘了下来...... 露出了里面的小板寸。 看着两个小妖徒一脸蒙圈的模样,老观主嘿嘿一笑,把“道髻款”假发丢在柜子上,然后拉开一个抽屉,从中掏出一顶今年最为流行的......“佛祖卷”。 这么一套! 姜守姬推了推姜守勤的下巴,姜守勤也推了推姜守姬的下巴,师姐师弟俩,这回真看傻了。 “没见识!” 老观主得意地一扬脑袋,道袍一脱,露出了白色的T恤和黑色的大裤衩子,白色的T恤上写着血色的大字: “不服?” 微微转身—— “就干!!!” 客厅内响起了热情的掌声,老观主压了压手,示意大家不要这么热情:“不要老学电视里面那种打扮,要自然,不要太刻意,不然大家就会觉得你是个雏!到时候买啥东西都会比一般人贵上一点,还会向你要小费,典型的见人下菜碟!” 姜守姬和姜守勤频频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学习到了精髓! “那我们现在,出发!” “为了美好的夜生活,加油!” 在老观主的带领下,他们一行三人找了一家看起来很是热闹的“嗨吧”,刚准备进去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乾坤,却是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了下来: “身份证!” “???” “未成年人不得进入酒吧,老先生,您想要耍场子,也不应该带着孩子们来吧。”保安看着老观主一脸蒙圈的样子,好心提醒,并指了指姜守姬,“这一看就是小孩子,哪怕画了这么浓的妆,也是小孩子,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您可千万别害我们,这段时间工商查的可严了。” “哦......可是我不是来场子里耍的,我是今天晚上的DJ啊......”老观主怕对方不信,还把自己的兼职短信找了出来给对方看,面露凄苦,“我啊,都这么大年纪了,儿子那是一点都靠不上,一点生活费不给不说,还得帮儿子、儿媳妇照顾孙子和孙女,没钱了,我只能出来打打零工,两个孩子放在家里,我那时一点都不放心......” 说着说着,老观主摘下头套,蹲下身子,捂住脸身子,一抽一抽。 姜守姬和姜守勤面色一下子“扭曲”了起来,面色痛苦一左一右地蹲在老观主身旁,惨兮兮道:“爷爷,爷爷,我们会听话的......” “呃......这......” 保安完全没有想到会来上这么一出,眼看周围有人要围上来,还有人想要掏手机录视频,保安赶忙搀起老观主,把他往里面引:“大爷啊,先进去,进去再说,在门口不好看。” 老观主顺势而入,姜守姬和姜守勤忍不住“哦~”了一声,也跑了进去。 “......刚刚,我是被骗了吗?好像,我是被骗了,所以......我要进去把他们抓出来吗?” 保安有一些纠结,不过在核验过新入职DJ的确是一位老大爷后,他自我安慰道:“不算被骗,只是把家属给放了进去,没有破坏规矩,如果有行政部门来查验,也好说老人家是带着孙子孙女一起讨生活的,我们酒吧这么做也算是做了善事,没问题......的......吧?我好不容易能够找到这么一个可以免费看女生精妆、偶尔英雄救美的工作,丢了,可惜啊。” 门口保安的矛盾,进入其中的无“正”的清风观自然不会考虑那么多...... 一进入酒吧,重金属音乐的声音就哐当哐当地响了起来,这里说话都得靠吼的,为了方便沟通,传音成了现在最为方便交流方式。 “小白姐,观主现在去上班了,你现在跟着我,虽然你是我的师姐,可是你现在看上去别我小,在这里,还是应该听我的才对。” 告知一声后,姜守勤弯腰把姜守姬给抱了起来,姜守姬也没有排斥,毕竟她现在脸嫩,如果把姜守勤给公主抱了,那么才会有意思呢! 姜守勤颠了颠姜守姬,选择了一个自己抱起来最为省力的姿势,开始在酒吧里面打着转。 来嗨吧,师姐师弟二妖也不过是一时兴起,听到老观主这么一提,那么不来白不来啦,在印象里,嗨吧、蹦迪这种东西,只是存在于电视上,看起来很舒服,可是现在身临其境,这种感觉还是......很不好。
烟味,浓重的烟味! 这种味道让姜守勤感觉非常不舒服。 狂躁,没有理智的狂躁! 在舞池中蹦蹦跳跳的男男女女,尽情释放压力的同时,在姜守勤看来,他们的眉心处,都有一缕溢散出来的生魂,知道他愿意,就可以“抓”这一缕生魂,然后把它全须地给掏出来...... 他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酒吧里众人的动作,很是同步地一滞,这停滞的时间很短,短到有些人只是有一种迷糊的感觉,还没有升起疑惑的念头,就又和众人一起又蹦又跳举杯痛饮! “干!” “为了我们的友谊!” 干杯的宣言,在酒吧内无所事事闲逛的的姜守勤还是听得很多,可是当有人端着酒杯找到来到他面前的时候,姜守勤还是很讶异的。 “给我的吗?”姜守勤疑惑问道,面前的男子,他不认识啊,怎么会给自己递酒呢? “对,给你的,你可以叫我......华哥!”华哥咧嘴笑了一笑,在不断跳动的灯光下,他的笑容看起来总是有那么一点扭曲和不自然。 “华哥,你好!”姜守勤礼貌性地打了一个招呼,本是扶着姜守姬后背的手松了开,接住了那杯酒。 “小兄弟是第一次来这里耍的吧?” 姜守勤刚准备回答,却又听华哥继续道: “你这个妹妹真的很可爱。” 姜守勤感觉到了师姐身上传出的杀气,想要分辩几句,华哥又自顾地冲着姜守勤的杯子碰了一下,高声道: “来,干杯!” 看着华哥在自己面前咕噜咕噜把酒一饮而尽,姜守勤看了看酒杯,犹豫了好一阵后,又把酒杯递还给华哥:“华哥,不好意思,我家里不让我喝酒的,我现在......还是一个学生。” “嗐!学生怎么了?你没有听说过吗,酒啊,促进血液循环,大脑啊,供血多了那就......那就灵光了,你现在多喝一点酒,那么脑袋灵光起来,学习成绩就会好了!” 眼看姜守勤还是一副要把酒杯还给自己的模样,华哥摇头把酒杯接过,趁着这个身子前倾的当口,他低声道: “兄弟,我这里有一些聪明药,能够把学习成绩拔高很多,我看你现在年轻,应该还还没有高考吧,高考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吧?” 姜守勤想起了上次来京都那趟火车考试的经历,中考的内容就已经让他头疼了,高考的内容,肯定更加多吧! 这么思考着,姜守勤点了点头。 “多就对了,高考是什么,高考是像我们这样平凡的人有机会走向成功的敲门砖!多少人的高考,就那么一次,成就上,败则下,而我手头上的聪明药,对高考生真的真的很有用,很多人都有用它,货很难搞的,因为药效惊人,效果显著,因为原料比较稀缺的缘故,很多有钱的人啊,把这药的渠道给买断了,不让上架!我呢,以前吃过高考的亏,现在想要学,来不及了!可是不想让更多和我一样的人吃亏,我想让更多的人有接受高等教育!我想要把这药,卖给有需要的人......” 华哥的声音越说越......悲壮,仿佛卖这个药,让他是多么荣耀的事情,让他操了很多的心思一般! 姜守勤看着华哥的眉心,他那里冒出来的生魂,相较于酒吧内其他的人来说,是极度地不稳!可能就是因为卖药的缘故吧,有这样理想的人,自己兴许应该支持一下...... 想到这,姜守勤提起自己身上的力量,冲着华哥的眉心那么一怼,冒出来的生魂,一下子全被压了回去。 而华哥的话语也随之一顿,他突然感觉自己的精神头前所未有的好,就好像那种中暑好几天之后被拔了罐的感觉! 他这么一顿,姜守勤刚好可以插上话:“华哥,我也很希望接受高等教育,可是我......中考都没有考过,现在考,也来不及了呀!” 一单子生意眼看就要吹了,华哥来不及关注自己的精神头,问道:“你刚刚不是说你是高考生么?” “不,我没有啊,你刚刚问我是有没有高考呀,我没有啊......” “......” 华哥愣了愣,这话是这么理解的吗? “总之,我很佩服华哥您的高尚情怀,我相信您一定可以的,我也已经给了我能提供的帮助,加油,不用感谢我!”姜守勤说完,继续抱着姜守姬开始溜达...... “......” 喂喂喂,你给我提供什么帮助了? 你给我钱了吗?! 难道你给我说一句加油就算是帮助了吗? 心中有千头万绪,华哥最终只说了一句:“卧槽!” 这单子生意,黄了,他继续窝回了自己的角落,等待着发现下一头肥羊...... 可没一会儿,他被人拍了肩膀,是一个看上去有些面熟的人,不过具体的名字,叫不上来。 “小华吗?” “兄弟你是?” “我叫谈鑫,和你打听一点事情......” 看着手中的那一沓钱,华哥乐呵道:“谈兄弟,你想打听什么事情,就没有我华......小华打听不到,走,这里不方便聊天,我们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好好聊聊!” 说着,华哥就引着谈鑫去一个自己“专属”的包间,路过洗手间的时候,和一位大爷当面,他华哥是谁啊,走路从来不带拐弯的,要让就让这位大爷让道,这种被社会淘汰的、瘦了吧唧的老头,就应该给像他这样年轻有为朝气蓬勃的......后浪让道! “诶唷!” “小伙子,没事吧。”老观主把自己撞倒的年轻人给一把拉了起来,“你这个年轻人,走路怎么都不避着点呢?撞疼了吧?” 说着,老观主还拍了拍华哥的后背,看谈鑫似乎是和华哥一路的,也上前拍了拍谈鑫的肩膀:“兄弟,对不住了啊。” 一道金光在谈鑫的肩头亮起,一缕火苗在老观主掌心浮现...... “嘶......” 谈鑫快步后退几步,看着自己刚刚被老观主拍的右肩,不停揉着,一脸吃痛...... “欸?现在的小年轻,身子骨都这么差了吗?老爷子我拍那么一下,就吃不消了?”
隐藏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