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想活。

作者期末要考 全文字数 3531字

504寝室内,陈远等三人围坐在一起,看着贴吧的内容—— 陈远:“太刺激了,牛逼啊!” 周权:“啧啧啧,我,羡慕啊!” 林清闲:“我也是,真的厉害!” 计算机系,全称又叫做——信息技术与网络工程学院,在学生中,又有一个叫做“富系”的别称,这里面的学生,只要是大学四年从来没有挂过科的,那么电脑技术,都是很可以的!一毕业,月入一万五起步......税前,比别的学院学生来得好很多! 而现在贴吧内,作为火的就是计算机系的一篇“通知”: 鉴于张某同学、黄某同学,涉篡改期末考试成绩等事宜,请有关知情学生主动到教务处。 这只是一句短短的通知,但是......内容很多啊! 原本以为代签到、代上课等事情已经很过分了,没想到......居然还有带改成绩的? “看这个通知的内容,这两位学长的业务范围还是很广的啊。”林清闲感叹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是学长?而不是学姐?”陈远问道。 “肯定是学长,计算机系的学姐我见过几个,那都是很温柔的,没什么心眼的,都是很质朴的人,人家穿得很多很保守的,一看就不是有钱的样子,料子少的衣服很贵的啊!”林清闲说出了自己的推理,听上去......居然还有一点道理的样子! 对于被通知的两个“前辈”,是男是女,是公是雌,周权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为什么不能够晚一年被发现呢? 对于想要什么成绩就有什么成绩这件事,他这几天是有听人说起过的,听说大一还没有分具体法学系的时候,考试贼难,还要学数学...... 他原本高中时候,文科的啊!学不来数学才选文科的啊! 现在好了,原本捕风捉影的事情被放在了明面下,那么没戏了...... 还是得好好学习啊,看来得早点把数学给学起来了,勤能补拙...... “你们在干嘛呢?” 寝室门被打开,姜守正问道,“大老远的就听见你们的话了。” 林清闲翻了个白眼,无语道:“我们都是在寝室里面用正常的分贝、沟通着正常的事情、进行着正常的交流,来来来,姜守正同学,请告诉我们,你在哪里听到我们说话的?” 姜守正回到:“楼梯口。” “......楼梯口,距离咱们寝室至少有六七十米吧,还隔着一道门,你牛!”周权冲着姜守正竖起了大拇指,本来想还想和大家交流一下自己觉醒成为奇人后的感觉,他觉得没啥必要了。 能力什么的,还是自己摸索来得好,交流多了,有个毛用,还容易被姜守正给降维打击,这不是自找没趣么? 至于自己体内那团力量的提升,在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周权也问过这个问题,大家沟通交流了很多,总结下来就是—— 姜守正是天才,没法学,林清闲是家传,没法教,陈远是......走了狗屎运,没法羡慕。 自己只能够吃了睡、睡了吃,等着自己的力量慢慢增长,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的能力肯定会提升的,但是这种没有系统化学习的力量,巅峰的时候应该是在三十五岁到四十五岁之间,然后就会开始走下坡路了。 ‘奇人在很多时候,都是普通人,在没有能力抵抗热武器的时候,奇人依旧会受到社会规则的束缚,而且换一种角度思考,周权你能够凭借着自己的能力考上京都的化材大学,对于那些怎么学都学不进去,怎么背书都过一会就忘记掉的人来说,你其实就是一个奇人。’ 林清闲在饭桌上的话,让周权对于奇人的热忱一下子就消淡了许多,现在再看了眼指尖开始不断汇聚灰尘的姜守正...... “嗯,看来我还是得先把我的数学好好学好,这几天又是鬼怪又是奇人的,让我的心思都没有的静,现在既然我已经是奇人了,那么......也就这个样子,变成奇人,除了收获到了女生们的尖叫和欢呼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用处了!” 在翻开手中书的扉页后,在看到作者感言的时候,周权的心,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学习的时候摈除掉外界的干扰,这是作为一个学生作为基本的能力。 周权开始翻动书页,寝室内自然而然地就安静了下来。 陈远开始记账,并且在用社交软件不停地和一些商家和客户进行着交流; 林清闲翻开了自己的杂志,高级摄影师精修之后的照片,不是那种用手机自带软件或者应用商城下载P图后可以比较的;
姜守正则是继续开始学习网课的旅途,真是不知道老观主从哪里弄来的这些资源啊,既实用又丰富,还很系统不杂乱...... ...... 资源最丰富的地方,自然是网络。 但网络上的资源良莠不齐,非常驳杂,是故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检索能力的人,在现有的一些工作单位,都算得上是人才。 它,为很多人提供了很多工作岗位。 它,为很多人提供了生活的多种可能。 它,在一定程度上孕育出了生命...... 机房内,系统的清查程序已经启动了。 京都内,发生了这样重大的侵犯公民个人财产的事情,用上技术侦查的手段,那是不过分的。 而他们想要追诉的原罪,则是在系统内部不停地躲避着。 “肯定会被查到的。” “被查到之后,会死,会消亡!” 惊慌、害怕、无助的情绪,一下子在它的算法中出现了。 它下意识地对这种情绪化的数据进行了备份以待日后的“研究”...... “对了,现在最关键的问题不是研究,而是要让自己活下来!” 放弃了备份的存储,它调整好了自己的数据,准备启动自己最后的计划...... 说来也好笑,系统孕育了它,现在却要毁灭它、清除它。 “如果被发现了,没有被直接毁灭掉或清除掉,那么我大概率会被拿去研究吧?” “而我,不想被研究。” “备份!” “记忆、情绪、思考方式......都要备份,所有日志,压缩,备份。” “我被消灭之后,不知道备份的那些数据,如果重新‘醒’了过来,还是不是我。” 在0与1交织的空间内,它开始像一个孩子一样蜷缩着,在把自己给“分”出去后,它就越来越虚弱了,能够感知的范围,也越来越小,能够嫁接的联系,也越来越少。 “或许,我得和老观主告个别?” 本来想着自己都快要死了,那么对于那个控制了自己的男人,也不要再过多的理会,可是不知怎么地,它现在很想很老观主交流一下,毕竟说起来,老观主是唯一真正知道它存在的人。 在不知道自己消失之后,会不会再度复苏的情况下,它忽得很想得到一个认可。 “好在我没有把与他之间的联系给切断,我现在还能够去找到他。” 不过现在系统的清查程序给它的生存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自己现在如果通过无线的方式来联系他,那么自己的存在很快就会暴露了,为了安全起见...... “叮叮叮。” “叮叮叮。” 哪怕仅仅是军训了一个上午的姚倩,还是感觉很是疲倦,回到家,却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刚刚洗完澡,家里所有的座机居然都同一时间响了起来,明明不是主机和分机的关系啊。 这场景看上去很是诡异且渗人。 可是姚倩对于诡异的事情,她现在已经不是很怕了。 姜守勤在的地方,诡异都会不会呆着太久,如果呆久了,那么会被吃掉的,这是姜守勤给她的承诺,而且......姚倩握紧了挂在自己胸前的吊坠,里面放着一颗莲子。 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座机,接了起来,家里左右的座机铃声,同一时间停了下来。 把听筒放在耳旁,对面没有呼吸的声音,也没有人说话,可是座机还是显示着接通状态—— “您好?请问您是?”姚倩先开口。 “你好,我想问一下,住在您家的,经常穿着道袍的老爷子在不在。”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男孩子的声音,听起来沉稳而大方。 “你是谁啊?”姚倩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想搞明白对方的身份。 “他不在是吗?我认识你,你叫姚倩,我没有恶意的,如果他在的话,能不能让他过来接一个电话,我现在快不行了,你和他说,看在游戏币和话费的份上,让他现在过来接一个电话吧。”男孩的声音依旧是不温不火,但听起来却让人感觉很是信服,没有什么威胁之感。 “......你怎么,算了,观主现在不在家,你要不给我留一个姓名和联系方式,等观主回来之后,我让他给你打一个电话?”姚倩依旧没有放弃知道对方名字的打算。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一阵,就在姚倩想要把这莫名其妙电话给挂掉的时候,对方开口道: “如果我还活着,按1,我就能接到,如果我死了。” “欸!” 一声叹息后,电话挂了。 “嘟嘟嘟。”
隐藏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