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今夜神降,天厌之!(求订阅)

作者期末要考 全文字数 3886字

“喂?” “找我的?还是一个小男孩?语气听起来有点冲?” 老观主陷入了......深深的思考,难道......是上门来寻亲的? 不对不对,他都已经这个岁数了,总不可能遇到喜当爹的事情吧,再说,他平时也没有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啊。 不过早几年...... 早几年也不可能啊,那时候穷的都快要饿死了,除了把肚子填饱和把姜守正肚子填饱之外,他也很少去做拯救失足妇女的事情! “那个孩子没有说自己的名字,就是说如果你能够接电话的话,就按‘1’,就可以直接打过去了,他还说出了我的名字,听那个语气,好像对我还是很了解的样子。” 对于自己个人信息泄密的事情,说实在的,姚倩还不是特别在意,现在这年头,电话、座机号码什么的流出去,不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么?那些贩卖姓名和联系方式的家伙,哪怕是抓了一批进去,又很快就会冒出来一批,比韭菜还韭菜! 侵犯公民的个人信息,大家都知道这是犯罪,还是违法成本太低的缘故! 现在姚倩哪怕还没有在法学院上过什么课,但既然已经选择了法学,思维逻辑的方向就会靠近法律 不过,还有一件自己的考虑应该和老观主这边讲一下:“观主爷爷,不过我有一种感觉,那个小男孩的声音好像是有经过那种处理的,听起来虽然是一个男孩子的声音,但是我总感觉有一点假,具体多大年纪,是男是女,我其实也没有办法很好地进行分辨。” 对于怎么说话,怎么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好听,怎么让声音听起来舒服,姚倩还是在私下的时候经过专门的系统学习,目的......当然是为了万一以后迫不得已继承家业的时候能够顶得上去,顺便,可以让姜守正对自己的印象稍微好那么一丢丢。 老观主一听姚倩的分析,恍然——是那个小家伙啊! 可以控制座机的号码、能够清楚地知道姚倩的身份、还特意打电话到姚倩的家里找自己,据老观主的印象里,就只有那个小家伙了! “对了对了,他还说‘看在话费还有游戏币的份上’。” 实锤了!就是他! 虽然不知道它为什么不直接联系自己的电话,而非要通过座机转接,或许有它自己的考虑吧。 “你现在打个电话给他,让他稍微等一下吧,我现在还有一点事情,不方便回去给他打电话。” 说着,老观主就把电话给挂了,前面的DJ已经开始说自己要现行离开的消息,现在正在举着酒杯和大家干杯,老观主也开始酝酿自己的情绪—— 嗡嗡嗡~ 又是姚倩的号码。 “观主爷爷,刚刚不好意思,我忘记说重要的事情了,那个孩子说,如果你现在不回去的话,他可能等不到你回来就要死了......我原本以为他开玩笑的,可是刚刚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好恐怖好恐怖的声音,就像是电影里面丧尸的声音......” 所以,在搞什么啊? 不过那小家伙,平时也不是什么搞事情的主,可能真的有什么事情要找自己但不太方便吧,不让凭借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和自己的手机沟通,没有必要和姚倩进行联系、转达。 至于丧尸的声音,那肯定是他瞎搞出来的声音! 可是看在那些话费、咨询信息、游戏点币之类的份上,老观主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回去一趟,至于这边的兼职,不要就不要了吧,虽然有一点点可惜: “行,我现在就回来,你让他稍等一下” 挂了电话,老观主转身就走,手臂却是被经理一把拉住:“老爷子,你可不能走啊,现在马上就要轮到你了,没有一分钟的时间了,你走了,让我们怎么办?” 老观主滑溜地挣脱开经理的手臂,拱手抱歉道: “不好意思啊,我......我的小孙子,最小的一个孙子现在......病危了!我现在得回去一趟,真的很抱歉啊!” “不过您这里的DJ工作,没有关系的,我还有一个孙子和孙女在你们酒吧了,你喊他们一下,他们就可以来替代我的工作,他们都是后浪,对于现在的酒场文化,还是非常了解的,尤其是我的那个孙子,他叫姜守勤,抽烟烫头、纹身喝酒,样样都会!” “你让他们稍微顶一下,我回家一趟,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了,那么我马上就回来。” 交代完,老观主赶忙开溜,看在游戏币的份上,看在话费的份上,看在他曾经帮过自己许多忙的份上...... 经理还想把老观主留下,可是他哪能追得上啊,在人跑走后,气得跺脚骂道: “这老爷子,真当我是傻的吗,靠!” “病危了,还能够只自己回去而不带上在酒吧里面的孙子孙女!” “真病危了,还可能没有事情马上回来?” 但是现在老观主已经开溜了,前一个DJ现在已经要去下一个场子了,没有办法留下来。 再怎么骂也无济于事了,只能够想办法,作为一个优秀的职场人事,能够在京都的圈子里混下来的螺丝钉,解决问题永远是被摆在第一位的!
算了,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实在没有办法,那就自己上! “姜守勤在吗?姜守勤在吗?你的爷爷在后台能您。” 几通广播之后,姜守勤就来到了后台,探头探脑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嘿,没有老观主啊,只有一个面色黑得很厉害的工作人员,瞧瞧他胸前的铭牌,是这家酒吧的精力欸! “那个,你就是姜守勤?”经理脸色难看,这孩子,怕不是还没有成年吧!看来自己等一下的场子,真的是要黄了!自己绝对是被那个老爷子耍了,真的是坏人变老了啊!为老不尊啊!不过,这孩子长得模样还是很俊,很干净,可是自己这是一个正经的营业场所,不提供一站式软饭服务...... “对,我是姜守勤,观......爷爷呢?刚刚广播里面,说是爷爷在这里找我。”姜守勤颠了颠手臂,尽量让师姐坐起来舒服一点。 “对啊对啊,爷爷去哪里了?”姜守姬“奶声奶气”地说道。 “呃......” 要不要让这个姜守勤试试?如果已经是成年人了,那么试试应该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吧?他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等一下大屏上面露出他的脸,应该会有很多姐姐粉的...... 咬咬牙,跺跺脚,经理探出手:“那个,你把身份证给我看一下。” 接过姜守勤的身份证后,经理悬着的心,稍微松了一点,指了指前台的方向,开始讲起了老观主给他的安排...... 听完,姜守勤扬起脑袋,头顶的黄毛随之飘了起来:“经理,你放心吧,既然是爷爷给我交代下来的任务,我肯定会完成地漂漂亮亮的,你看我的样子,就是一个非常时尚赶着潮流的后浪!搞音乐什么的,我是绝对的行家!” 至于是不是真的行家,待会儿上场之后,就能见分晓了! 如果是这次只有姜守勤一朵莲来的话,他还是很虚的,对于音乐,他只了解那些不需要会员才能播放的那种,让他上台表演,那不是扯淡么? 可是......现在师姐不是在么? 自己搞不定,那么......催眠一下就行了,让他们觉得自己听到了很好听的音乐节拍就行! 没过一会儿,姜守勤换上了在灯光下一闪一闪的衣服,拿着话筒: “朋友们!一起嗨!” 不知道说的对不对,但是感情和气势到位就行了! 云蹦迪什么的,姜守勤也算是经历过的,毕竟免费。 搬着小板凳坐在姜守勤身后的姜守姬眼中泛起了淡淡粉红,整个会场,似乎也笼罩上了粉红的颜色。 没有音乐的节拍响起,但是大家都在舞池中快乐地一蹦一跳,像极了把手机开静音欣赏别人的舞姿。 ...... “师傅,麻烦快一点,我的孙子和孙媳妇正在新房里面订婚,他们那里现在缺我一个人老人家,我找不到路,年纪大了,欸,就刚刚那个地址,我本来想走过去的,省点钱,可是走不到,你就按照这个......这个导航的东西开过去就行了。” “得嘞~老爷子,坐稳了,我现在就把您送到!” 老观主靠在副驾驶上,看着飞快倒退的夜景,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换上了道袍,带上了假发,身上没有一丝一毫酒气和烟味。 姚倩那孩子,不喜欢这种味道,老观主作为一名租客,还是很本分的,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房东烦心...... 很快到了地方,老观主付了钱快步上门,司机瞧着老观主麻溜地动作,啧啧称奇:“这老爷子看起来有点年纪了,腿脚还这么不错,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大爷,就是懂得保养!” 在京都买得起新房的,绝对不是穷鬼! 不过赞叹一会儿后,他很快就跟着接单平台走了。 “观主爷爷,你来了呀!”为了礼貌和说话方便,姚倩把刚敷上的面膜给摘掉。 “没事,你弄你的,我就打个电话,看看是什么情况,你不用管我这个老头子。”老观主摆了摆手,抄起听筒,摁下了“1”。 “喂。” “是我。”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电话一接通,老观主开门见山地问道:“有事情快点说哈,我现在有事呢!” 电话另一头,沉默,沉默。 “喂?” “你在吗?” 依旧是沉默,沉默。 “嘿,你是在玩我吗?” 老观主的身前,升起了一团火焰,他在感知与那个家伙之间的联系,刚刚把面膜给重新敷回去的姚倩嘴巴成了“O”形,面膜......一下子就皱了。 与此同时,本来随手被放在客厅上的成神令碎片,像是受到了感召一般,投入到了那团火焰之中。 融化,重塑,成型。 在老观主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成神令就没入了座机之中。 紧接着外头的天,似乎一下子亮堂了起来。 然后—— “轰!!!隆~~隆~~~” 整座城市,都震了那么一下!
隐藏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