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被雷劈实在是......帅炸了!(求订阅)

作者期末要考 全文字数 5037字

京都的天气,一般都比较干燥,因为不毗邻海水,每个月,甚至每年都没有几天下雨的。 所以天气预报的工作人员的工作,就不像别的地方一般要从“晴”、“阴”、“雨”中3选1,而是只要从“晴”、“阴”中2选1,准确性,从概率上来说,比别的地方高了许多。 可是...... 今天一而再,再而三地让天气预报出错了。 先是下午的时候小范围降雨,原本只是一件非常普通的小事,可是因为在落雨的区域损毁了许多无人飞机,因此顺带着把天气预报的错误的热度给拉了上去,上了热搜。 现在更绝了,大晚上的,天气预报显示不会下雨,在太阳落下之前还带晚霞......雷暴了。 许许多多的人走出了自家的大门,抬头看着天,整个京都似乎都笼罩在了一片乌云之下,游蹿的雷蛇在云内翻腾,像是具有生命力一般俯视着地面的人类,好像......在寻在这什么! “轰隆隆!!!” 雷声,带着一种震慑人心的威压,原本想出来看热闹拍拍小视频的人们,在这股天威之下,本能地产生了一些恐惧,躲回了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家、酒店、宾馆、车库...... 原本在剧场听钢琴曲培养自己心性的侯雷,无意识地抛着红、黄、蓝三颗小球,吸引着坐在他身旁的人们免费观赏着这最为简单也最为困难的杂技表演,当雷声一响,他们则是看见了一场魔术,三颗球,在他们的众目睽睽之下,合成了一颗黑色的球。 掌声,一下子响了起来,带动了全场那些发蒙、点头、打着瞌睡的观众们,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鼓掌,但是跟着大家一起鼓掌,准是没有错的! 台上,还没有弹奏到高潮的钢琴师感觉到了观众的认可,弹得更得劲了! ‘看来我的钢琴技法,现在有了进步,以后可以把门票的费用加收!’ ‘看来我真的可以成为一名钢琴家,可以把弹钢琴作为我的主营工作了!’ 台上的钢琴师心潮澎湃,台下的侯雷冲着四周抚胸鞠躬,而后出门退场。 走出剧场的大门,外头的雷声轰鸣,他耳朵动了动,他听到了一般人没有办法听到的声音: “嗷!!!” 天劫罚,雷龙贺。 灾厄过,诞神生。 天劫即雷罚,雷罚即雷龙。 天地,对于窃取自己力量的神灵,厌之、喜之...... 侯雷砸吧了几下嘴,咽了口唾沫:“京都这地方,居然有神灵了?而且还是一诞生就可以引发天劫的神灵,而且这神的......味道,肯定很不错吧!” 在这世间,除了神灵对自己的了解比较多之外,对于祂们了解比较深入的就属于天庭了,毕竟天庭培养天才和后备军的方式就是吞噬神灵。 侯雷作为天庭的一......只高管猴,他也是吃过几只神的,味道不错,入口即化,能有效地提升妖体的潜力和妖力的活性,他尤其是喜欢神灵在自己面前挣扎、嘶吼和扭曲的表情...... 想到这,侯雷的表情变得有些阴森可怖,路过他周围的人下意识躲开了一点。 侯雷很快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表情立刻变得和煦起来,作为一名魔术师,他不仅需要控制旁人的视线,还需要控制自己的表情,很多情况下,表演的到位与否,和魔术师的表情管理还是有很大的关系。 在尽量控制自己不露出贪婪的一面后,后来抬起头,看向天空。 雷电,忽的亮了起来,作为兽类,他本能地产生了一种恐惧,在他的衣服之下,生发出了金灿的猴毛。 “回去!” 喉间低声的咆哮压抑住了内心的恐惧,裸露在外的皮肤没有生发出金灿的猴毛,他的身子微微前倾,扬起的脑袋微微低下,看上去像是受到了惊吓的人。 “哪怕我有了现在的力量,还是这么弱小吗?看到不是针对自己的雷劫,居然还是这么惧怕?” 侯雷没有强撑着自己看向雷云,不单是因为自己本能恐惧的缘故,而且是他感觉......在云中蹿来蹿去的雷云,似乎有一点灵智,如果自己长久盯着看,很可能会被视作一种挑衅的行为。 “轰!” 一道闪电从空中径直落下,没有一点防备。 侯雷瞥了一眼,重重地呼了口气,眼神一阵闪烁: “看来明天京都的新闻会宣传雷雨天气尽量不要出门拍照片了,这么一下,别说是普通人了,哪怕是现在刚刚晋升成神的家伙,也怕是吃不消的。” “不过这个神,覆盖的面积还真大,逃窜的地方也真多,这雷居然还没有落在祂的身上,居然还在找祂,有意思,看着雷覆盖的面积,应该是把京都所有的地方都算在祂掌控的范畴了,历史上京都应该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强大的神灵吧?那些个神灵应该都是在这个钟灵荟萃之地打生打死抢地盘。” 随着时间的推移,雷云给侯雷的压力越来越大,看来是不能继续待下去了,而且现在站在他身旁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自己还是回到剧场内吧,那里面比较安全。 至于这神灵......有机会就抓了吃掉,没机会,那就算了,能够弄出这么大动静的神灵,绝对不是易于之辈,还是要徐徐图之,明确祂信仰之力的来源之后,把来源斩断,趁祂弱,要祂命,现在可不是硬刚的时候。 哪怕神灵的味道再好,也不能在会磕牙的情况下还不顾后果地咬上那么一口...... 等侯雷回到剧场的时候,钢琴已经结束了,现在是唱戏的时候,台下没有多少观众,可是台上的表演艺术家们还是很认真地表演着,没有一点点敷衍的味道。 侯雷瞧见,感觉到了台上表演艺术家的认真和专注,他认为自己应该学习一下,瞧瞧人家多么敬业,再看看自己,绝对不能放松学习啊。 乘人不注意的时候,侯雷从口中吐出一颗......黑球,黑球一分为三,红、黄、蓝。 这颗黑球,是他的妖丹...... 在侯雷吐出妖丹一分为三的时候,朱葛蒙就听见老爹很是激动道: “卧槽?” “卧槽!” 两声各不相同的强调的脏话,让本来在调理自己内息的朱葛蒙睁开了眼,抱怨道:“老爹,我在调理自己的气息啊,你能不能稍微安静一点,不然我是会走火入魔的啊。” 老爹并没有回应朱葛蒙,而是从床上腾跃而起,被子还没有落地的时候身形就闪现到了窗户旁,拉开窗帘。
“人。” “妖。” “神。” 一声,比一声更大!声音中带着咬牙切齿地癫狂之感。 “老爹,你怎么了?”听到这个响动,朱葛蒙有些慌张地下床,小跑到老爹身旁,还没有靠近的时候就听到—— “滴答”、“滴答”......的响动。 走进一瞧,老爹七窍流血。 低头一看,老爹站着的地方有了一滩血迹。 “老爹,你这是......反噬了。”朱葛蒙有些害怕,他长这么大了,都没老爹反噬过,只是偶尔会吐吐血。 吐血嘛,算命人的基操。 没有吐血,那说明算的不够真、不够深。 可是,反噬和吐血,还是有很大的区别,这可能会导致神伤的,会让算命的没有办法再勾连到命理。 “你丫的废话,都七窍流血了还不算反噬?”老爹说话的时候,含在口中的血一下子涌了出来,就像是......把番茄酱给挤爆了,这看得朱葛蒙又是一阵心惊! “喂喂喂,你是不是傻的啊,是不是我养大的啊,看到我都已经这样了,难道你不应该叫一下医生帮我输个血吗?”老爹有些生气了,自己都已经七窍流血了,自己的傻儿子居然还在一旁看着,感叹着? “老爹,不需要我帮你调理内息吗?” “能输血还调理什么内息?等你把我的内息调理好了,我的身子骨都得僵了,快点帮我护士。” 朱葛蒙刚走没几步,老爹又喊住了他:“记得,一定要叫那个扎双马尾的护士。” 朱葛蒙掐指一算,皱眉道:“老爹,那个护士的命格并不能缓解你现在的反噬啊,难道是我算的不对吗?” “你......你气死我了,我特么叫她过来,只是那个护士长得比较好看,我看着舒服啊!你是不是算命算的脑子瓦特了?” 老爹骂完,喃喃道:“不生气不生气,我现在已经被反噬了,再生气下去,我就得嗝屁了,不生气,不生气,我生的,不能生气......心若冰清、奶油布丁,万变犹定、汉堡棒冰......” 生气的时候,念叨一下自己喜欢的吃食,能够有效地缓解血压升高,尤其是在现在反噬的时候,可以极大减缓自己出血的速度...... 在京都诸多人受到这突如其来雷云影响的时候,姚倩站在老观主的侧后方,终于是忍不住问道: “观主爷爷,这和您刚刚的事情,有关系吗?” 老观主抬头望天,他觉得这事情好像还真的和他有一点点关系,可是具体是什么关系,他也说不上来。 ‘刚刚那成神令怎么就激发了呢?我一点点防备都没有啊!’ ‘我好像是把成神令给修复好了,那么这天气,和我应该也算得上是有关系吧。’ ‘不过话不能说得太满,万一和我没有关系,那么等到事后的时候发现,那就很尴尬了。’ 老观主经过一番思量后,高深莫测道:“不可说,不可说。” 这样的回答是模糊的,但对于姚倩来说则是具有很大的指导性意义—— 原来观主爷爷这么厉害啊! 对于老观主的力量,姚倩其实是没有太大直观感受的,只是觉得老观主既然作为姜守正的师父,那么本质上比姜守正厉害一点,那是正常的。 可是看现在这种状况,这哪里是厉害一点点的问题啊,姜守正的力量看起来也只不过是特效而已,而老观主,这简直是大片大制作才会有的效果啊! 吹爆啊! 这是一个秘密,是不能和别人说的,但是,完全憋着那也难受...... 斟酌了一会后,姚倩举起手机拍了个照,给姚根民发了图片配上文字: “老爹,你看这京都的天,有意思吧。” 正在开会的姚根民起身,看到姚倩发来的消息,连忙起身走了出去。 这闺女自从去了京都,这消息一下子少了好多,现在好不容易主动来消息了,得回一下,多聊聊啊! 到了办公室外,点开照片一瞧,嘿,这京都的天气......是来台风了么?天气预报没说啊。 不过不管怎么样,先打个电话过去。 “倩倩,你那边怎么了呀?” “我和你说哦,这边天气突然打雷了,看起来可可怕了。” “那你要小心一点啊,别在外面一只盯着。” “我知道......啊!” 姚倩一阵短促的惊呼,让姚根民吓了一跳:“倩倩,怎么了倩倩?” “爸!”姚倩的声音里面带着哭腔,“吓死我了......” “怎么了?怎么了?倩倩,你说话啊!” 姚根民怎么问,姚倩都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啜泣这......这样弄得他有些着急,恨不得现在就飞到京都去! 阳台上,姚倩暂时失去了回话的能力,或者说她不知道怎么形容刚刚的那一幕。 一道闪电,径直从天上劈了下来,然后观主爷爷挥一挥道袍,那道闪电就......没了...... 空气中残留着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姚倩知道刚刚那一幕并不是在做梦。 姜守正能够做到这样吗? 看着老观主的背影,姚倩本能地想起了姜守正。 姜守正肯定不可以的,不过他现在不可以,不代表他以后到了观主爷爷这个年纪,肯定可以的! 那时候,我应该也是一个需要搀扶着他走路的老太太了,天空一阵雷劈了下来,姜守正那个帅老头子一挥手,雷没了,哇,好帅好帅,我好喜欢哦~~ “倩倩,没事吧,你和爸爸说说话啊。” 姚倩回过神来,憋住了本能恐惧的哽咽,不好意思道:“爸,不好意思啊,刚刚一道雷,劈到了我......前面,吓死我了!” “这时候说什么不好意思啊,快快快,快回家,别在外面晃悠,乖!回去回去!” “嗯嗯嗯,我现在就回去!” 姚倩挂了电话,看着老观主岿然立在自己的身前,弱弱问道:“观主爷爷,要不要回去一下啊?外面好像有点危险。” 老观主稳当地站在她身前,没有回话。 “观主爷爷,我有点怕怕,我先站到屋子里面?” 老观主依旧没有回话,姚倩当做是默认了,大大地后退一步,站到了天台的门口处。 而此刻,老观主感觉自己浑身都麻麻的,动不了了。 “搞什么啊,我招谁惹谁了,怎么这雷,就直直地劈到了我头上了?没道理啊!不应该啊!乱搞啊!” “不过,这被雷劈的感觉,好熟悉啊。” “奇怪,被雷劈,我怎么会有熟悉的感觉???”
隐藏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