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这是......不用去相亲了?(求订阅)

作者期末要考 全文字数 4403字

闹腾的天空,刹那安静,让这整座城市似乎都一下子静谧了起来。 本是混杂在雷声喊上几句“哪位道友在渡劫啊!”、“何方妖孽在此!”之类的话,洒脱而自在的,但现在却变得突兀和......沙雕,欢快的笑声在各处响了起来,冲淡了大自然伟力下的恐怖和自卑。 这人呐,就是要学会自我调节。 车堵在路上,人们试探性地走下车,抬头看了看,一切,似乎都真的已经过去......好像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赶忙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回去,让他们不要担心,自己现在在外面还是很安全的。 嘿! 这光打雷不下雨啊! 这个和蹲茅坑不拉屎的性质是一样的。 可是,这雷,真的过去了吗? ...... 一阵玄奥的气息在身前的两部手机上浮现,白色的光晕绕着手机。 这种力量姜守正熟悉,是信仰之力,看起来还挺“浓稠”。 开启天眼稍微看了看,心头升起一阵明悟—— 看来这个不知道怎么从老观主手中搞来成神令并且成功使用的家伙,已经开始成神了! 姜守正开启天眼看了过去,想看看成神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信仰之力运转的轨迹在他的天眼之下运转出复杂的纹路,看起来纷繁复杂。 第一眼看上去的时候,姜守正生起了一种想要吐的感觉,好晕,这感觉就像是上了一辆好快的车车。 过了......两秒,姜守正压住反胃的感觉,仔细看去的时候,他......想起了谷雨。 曾经有一次和谷雨闲聊的时候问过祂,作为一位神,活了那么久,有没有什么记忆特别深刻的时候,当时谷雨没有一点犹豫地说出—— “成神的过程,是我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据她所说,在成神的那一刻,祂看到了一个极其有趣的东西—— 那是一个巨大的沙漏,沙漏内有着无数星星点点的沙子,看起来像是群星一样璀璨而神秘,散发着璀璨的光晕,很是美丽。那种美丽无与伦比,本能地吸引着祂一个先天神灵不停向前,可是还没有等祂靠近那个巨大的沙漏,一切就消失了。 祂很想要触碰,可是却止步于那个巨大的沙漏之前! ‘你不知道,那个沙漏真的真的很好看的,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么好看的东西。’ ‘那也许是你的幻觉,在成神的时候因为过量的力量涌入你的身体内,你没有办法很快操控,主管你思想的脑子,一下子瓦特了,就产生了幻觉!’ ‘不可能!不可能!那个巨大的漏斗肯定是存在的呐!我是神灵喂!我怎么可能看错嘛!’ ‘可是你成为神灵这么多年,有再次看到过那个漏斗吗?也许你成神的时候,就像是那些吃了毒蘑菇的人!’ ‘哼!给我一个法力球!不,给我两个,不然我就生气了!’ 姜守正抛给谷雨一个“特大号”的法力球,谷雨一下子就眉开眼笑了起来:‘我不是什么计较的神,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道歉了,那么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那你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呗,看在这次给你的法力球这么大的份上。’ ‘说吧。’ ‘成神时美好记忆之一,那别的美好记忆呢,能举个栗子吗?’ 谷雨围着姜守正飘了一圈,歪头背手笑道:‘当然是现在啦......’ 现在,姜守正看着那些星星点点流转的光晕,这些光晕的运动轨迹像是开启隐秘的钥匙,让他看见了一个巨大的漏斗。 这的确是和谷登神说得一样,美轮美奂,他看到那漏斗的一刹那,整个人的目光都被那个漏斗所吸引! 他也本能地想像那个漏斗靠近,可是他压根儿就动不了,只能站在“原地”干看着。 他有些着急,想要往前仔细看一看,可是不管他怎么弄,就是没办法! 哪怕他全力地调动起自己的法力,依旧是只能够站在原地看着那个漏斗,星辰一般的沙子,在漏斗内缓缓下沉...... “小心!” 耳畔处突然传来了林清闲的惊呼,漏斗什么的,一下子就幻灭消失了。 林清闲扒拉在自己床边的扶手,焦急喊道:“姜守正,小心,你头顶上!” 姜守正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到了一小团紫黑色的云朵在自己的脑门上飘着,一条银白色的“龙形生物”在其内穿梭着,马头鹿角、虎嘴蛇身......看上去尊贵、华丽且危险。 刚刚那个漏斗,就是因为这团云在自己脑门上,让林清闲把自己给叫“醒”了? 好生气啊! 本是已经高速运转的法力,一下子有了宣泄的渠道,猛地朝着紫黑色的云朵扑了上去。 歘! 在姜守正的法力轻松击溃那朵云的刹那,整个寝室内就像是被投了一颗闪光弹一般亮了起来,刚刚进门还没有一点点防备的陈远和周权,“哇”地叫唤了一声,捂着眼蹲在了地上...... 刚刚走下车的人们,猝不及防之下,被天空席卷的雨给“砸”在了自己的身上,根本来不及躲回到车里,整个人就浑身湿透了。 ...... 雨点砸落在地上,发出欢快的声响。 可是对于本来就不怎么喜欢下雨天的姚倩来说,她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可是,老观主现在还在天台呢! 姚倩硬生生地止住了脚步,微微探身问道: “观主爷爷,下雨了,你要进来吗?” “观主爷爷,你这样会不会感冒呀?” “观主爷爷,你现在方便和我说话吗?” 这雨,来得太急、太快、太大。 原本几句姚倩不到两三米距离的老观主,她现在却看不怎么清楚老观主的背影了。
这样的情况,让她下意识地喊了起来。 可是老观主依旧没有回应,好像消失在了雨幕内一般。 姚倩想了想,摁下了门口的按钮。 “滴”的一声,雨幕开始缓缓后退,机械顶棚向前推进。 姚倩踩出水花,绕到老观主身前,可她却发现老观主身上一点都没有被雨水淋湿的痕迹。 现在的他,双目紧闭,眉头紧皱,看起来像是在烦恼着什么。 “观主爷爷?” 鉴于老观主刚刚拍散一道雷,姚倩还是有一些怕怕的,再次试探性地叫唤了一下。 这一次的叫唤,让老观主的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一股子比自家老爸开会时候还要威严的气势铺面而来,姚倩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这股子威严来得快,去得更快,姚倩还没有生出慌张的情绪,就听老观主道: “小倩倩啊,快,把老头子我扶进去,我刚刚被雷劈麻了,现在身子骨动不了了。” 姚倩闻言,赶忙上前搀扶起老观主...... “慢点慢点,很麻很麻......算了,你还是别动我!” 老观主的表情扭曲,大声呵止住了姚倩的行为:“你还是让我在这里站着吧,缓一会儿后我的身子应该就好了!” ...... “好了没有啊,徐......校长,你能不能快一点啊,我现在......要赶紧回去睡觉了!” 徐良在化材大学的校长办公室内来回踱步,一副非常焦躁不安的模样,可是声音却有着掩饰不住地慌张。 “你这个孩子,怎么现在的脾气还是这么急躁呢?有些事情啊,要心平气和之下才有可能能够解决,你现在这种脾气,很可能会坏事的。你现在不就是想要一个能够随意进入校园的凭证么?我把我的校长卡给你,哪怕这不会什么证件,你给保安看,他们也会让你进的,你为什么一定要一个学生的名额呢?”徐年看着电脑,时不时点头,听到自家儿子的催促,也不急切,仍然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我现在好不容易想要学习了,我就想要一个正式的学生名额,只有有了正式的学生名额之后,我才会好好学习的。”徐良停下脚步,认真说道。 可是对于徐良的回答,徐年嗤笑一声:“你真的只是想要一个正式的学生名额那么简单?那我给你安排成为这一届的新生,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可是和王非同一年纪的,你让我成为大一的新生,那不是让我叫王非学长么?这我不干!”徐良的脑袋摇得快极了。 “你这个人要求怎么这么多的呀?”徐年放下鼠标,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儿子,“还有,你真的只是不想叫王非学长吗?” “那当然,我肯定不会叫那个家伙学长的!我们是同年呢!”徐良强调了一下,加重了自己的语气。 “难道......你不是为了让姜守正叫你一声学长?” “......” 徐良的表情,一下子就垮了下来,没有好气道:“徐先生,请不要互相伤害好吗,你认真回答我,难道你到化材大学当校长,就没有一点想要让姜守正叫你校长的意思?” “切,他叫我校长有什么意思,他叫我徐叔叔才有意思呢。” 徐年一挥手,终止了这个话题,然后冲着徐良招手道:“现在这些问题都不是重点,我现在是校长了,都是好安排的,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你相亲的问题,来来来,过来看看,这些都是我在相亲网上看得长得还不错的小姑娘,你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看得顺眼的,叫出来聊聊天,如果方便的话,早点结婚,早点生小孩......” 说起生小孩,徐年的眉毛就挑了起来,他早就想要当爷爷了。 而且现在不催促徐良结婚,以后徐良可能就......生不出孩子了。 这段时间徐良不知道怎么回事,肉体给了他一种“无漏”的感觉,可能是有了什么奇遇。 问他怎么搞的,他也不说,总是含混地糊弄过去,没有一点儿坦诚的意思。 这要是再厉害一点......就没法让女性怀孕了啊! 他徐家,就要绝后了啊! “快点,快过来看看哪个适合相亲,这次我不帮你选,你自己选,我不逼你啊,我没有逼你啊......”看着徐良依旧站在原地一脸抗拒的模样,徐年耸了耸肩,“反正你不看,就别想要入学当正经学生了。” 徐良深吸一口气,上前,一个文件夹的照片,平铺显示,粗略一扫,都是不同的面孔,一看左下角,88。 “......” 徐良深吸一口气,点开第一章图片。 这是一个身着清凉的女孩子,看起来是那种传统保守的模样,很是干净清新。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徐良的错觉,他在照片上看见了一行字—— “图与真人相差极大。” 再定眼一看,那一行字又没了...... “徐校长、徐先生、老爸......”徐良拍了拍低头“不干涉”自己“自由”选择相亲对象的徐年,“你看这图......” 徐年随便看了一眼,瞳孔猛地一缩,下意识扯住徐良的手,用力一蹬,两人腾空而起,离得电脑远远的。 “什么人!出来!” “装神弄鬼算什么本事!” “不出来是吧!好!” 徐年面色严肃,把徐良拉到自己身后,捻起饭卡,重重一甩,那张卡,直接从电脑显示屏中穿了出去。 “呲呲呲......轰。” 徐良没有弄清楚是啥情况,只不过是想让自己父亲看看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他怎么把电脑的显示屏给干灭了? “发生了......什么?我是不用选相亲对象了吗?”
隐藏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