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警官同志,你要相信我啊!

作者期末要考 全文字数 3379字

酒吧,喧闹。 音响的震颤,抖落下灰尘,惊了蜘蛛。 震动处,没有猎物。 让黑暗中的捕食者蜘蛛白跑一趟。 “快上钩呀。” 女人喝下几瓶酒,微醺的模样,眯着眼打量四周。 白衬衫的小哥不错,可惜阳气太足了些,吃起来会太撑。 背心男阳气不足,不过女伴在掐他,应该不敢直接过来。 板寸看上去憨憨的...... 女人眯上眼,趴在吧台上,偷偷打量着自己的猎物们。 这些人,她都挺中意的,就看谁送上门来。 过了一会, “醒醒?醒醒?......” 先是轻拍,后是微抚。 “嗨!小子!你干嘛呢!” 这是为了争夺她今晚的所有权么? “哥几个,对不住了,我先回一趟。” 她,被扛了起来。 “小姑娘家家,喝这么多,那就让我给你个教训吧。” 她被放在了后座上。 “嘿,到地方了。” 她被搭着肩,往前走。 微微睁眼...... 咦? 这是什么地方? 不应该是酒店吗? 这是...... “孙警官,今天你们不是约趴么?您怎么回来了。” “嗨,别提了,想去酒吧疯一下,没想到撞到有人想捡尸,这不,我就给带回来了。” 孙立海别开衬衫的口子,喘了口气,然后把女人拖进专门醒酒的办公室。 然后,把大铁门从外锁上了。 “小黎,明早把她放出来,我先走了,大家伙还在等我。” “我知道,她耍酒疯我不会理的。” 文员康黎点了点头,看向了监控。 可没过多久,她就困得不行,打着哈欠睡着了。 啪嗒~ 门开了,女人走了出来。 她身上的酒气已经散了,双目清明。 看了眼墙上“打架成本”告示的落款——临江市鹿安区警署。 难怪觉得眼熟,原来是来过一趟。 邱明死的时候,她还来做过谈话笔录呢。 女人把监控全部关闭,删除信息及云端的备份,又对着康黎吹了口气。 “现在,可以让你睡到天明。” “你也去睡吧!” 一声呵斥从女人身后传出,紧接而来的是一阵尖锐的破风声。 歪头。 砰~ 头盔砸在了玻璃上。 没事,那是钢化玻璃,呃...... 全碎了。 姜守仁摘下头盔,看了眼,又戴上了,然后后退了一步。 一面玻璃,得赔多少钱啊? 他可没有多余的闲钱。 得撇清关系! 这头盔,得戴在头上,不能拿下来! “小道士,躲开!”风信子呵斥一声,面色肃穆。 女人的脸,开始变尖,生出洁白的毛发。 妖化了! 姜守正看着新鲜,想了想,学着风信子的样子,把手中能丢的东西往女人面门丢去。 黑椒鸡排、吮指原味鸡、劲爆鸡米花、热辣鸡骨......还有一些鸡骨头,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洒在空中。 咻咻咻~ 没来得及落地,全被女人吃了。 “你们是给我送开胃甜点么?” 这会儿功夫,那个女人,哦,不...... 一只直立起来至少两米的狐狸龇着牙,扑向两人。 一左一右,跳散开来。 风信子:“......,这是一只狐狸精。” 姜守正:“......,我看出来了。” 狐妖将铺在警署门口的瓷砖,拍碎了。 晃了个身,尾巴又扫倒了几盆盆栽。 风信子:“摘掉头盔,头盔抵不住它的一爪。” 姜守正:“不能,它能抵钱!” 这是,修道修傻了吧? 回话时,姜守正顺带把扣子扣好。 风信子感受着狐妖身上澎湃的妖气,一时间也来不及管姜守正。 “小道士,自求多福了。” 她一拍腰间的巫术袋,两只指甲盖大小的金色甲虫嗡嗡飞出。 “去!” 空中,留下金色的残影,对着狐妖的双眼,直扑。 当然,这样的准备还不够的。 她一抽腰间的皮带...... 姜守正赶忙闭眼,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守正啊,你记住,看多了不该看的,会长针眼的。] 咻~ 一阵破空声让他眯眼瞧了一下。 嚯,原来是小皮鞭啊。 吓死贫道了。 还以为是裤腰带呢。 现在,小皮鞭挡住了狐妖的退路。 狐妖不得不迎面撞上。 被鞭子抽,总是比被不知道什么作用的蛊虫蛰一下来得好。
啪! 这一鞭子,抽实了。 风信子俯身一抽一送,手腕一翻。 鞭子如同灵蛇一般绕在了狐妖的脖子上。 “Raaaw!” 狐妖的嘶吼一声,腾跃至空中,利爪朝前一挥。 银芒一闪,直接刮断了皮鞭。 “嘿,就在这等着你呢!” 风信子勾起嘴角,握住鞭柄,一扯。 就见皮鞭的断口处,冲着狐妖的面门,喷洒出棕色粉末,洋洋洒洒。 狐妖身在空中,躲,是来不及了。 只能尽力仰起脖子。 Duang! 脑袋,撞到天花板了。 吊灯摇晃,白尘扑簌簌落下。 这,躲不了了...... 只见那些粉末落在狐妖面庞,滋起一股白烟。 落到地上,它不停晃着脑袋。 “我要杀了你!” “我要杀了你!” 烟气散去,本是上好狐皮,全都消散不见。 裸露的皮肤,溃烂,流脓。 两腮处,叮着那两只蛊虫。 本是金色的外壳,现在已经一片血红。 另一面,姜守正把被迷晕的康黎藏到桌子下。 起身,掸了掸肩膀的白灰,翻开头盔的面罩,嗅了嗅。 这是,桃木芯的粉末。 好巧妙的设计。 “吼!!!” 狐妖双眼血红一片,配着狰狞的模样,着实骇人。 唰! 狐妖面颊的血肉,被她剜下。 甲虫顺带着落地,不一会儿,血肉成柴、成灰。 血色的甲虫,晃悠飘回巫术袋内。 “给我,去死吧!!!” 用妖气锁定风信子的气息,让其定在原地。 狐妖四肢用力一蹬,瓷砖又是毁了几块。 血盆大口,在风信子面前不断放大。 “该死!” 四周的滞涩感限制了她的行动。 拼了! 还没有养好的“罗刹鬼”,现在就放出来搏一搏吧! “小道士,待会儿带着人,快跑!别喊人。” 她记得,刚刚斗法的时候,余光瞥见小道士在藏人。 近了! 更近了! 她已经的手,已经摸在了驯化罗刹鬼的巫术袋上了。 一股腥风,伴着......炸鸡的味道,扑面而来。 她,能看见它的腭垂了。 松! 巫术袋露出一条缝,指节粗细的罗刹鬼爬出袋口,模样酷似蜈蚣。 刚出来,一口叮了风信子的食指尖。 风信子脸色瞬间苍白。 同一时间,它的漆黑甲壳泛起了暗红纹路。 蜷着身子,一弹...... 激射钉在狐妖眉间。 它,不动了,眼神间一阵迷离,一阵挣扎。 劲风扫过,脸色惨白的风信子瘫倒在地上。 这么一下,精血至少少了一半,姨妈周期又得乱了...... “小道士,跑,快跑,我的罗刹鬼,坚持不了多久。” 罗刹鬼的纹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下去。 好机会! 姜守正瞅准机会,撕了一张纸,蜷成一团,注入法力。 接着,奋力砸向狐妖的脑门。 咻! 一阵尖锐的破空声响起。 嚓。 砸中了。 肉眼不可查的青绿色,一闪即逝。 纸团一下成灰,洋洋洒洒。 下一秒,狐妖的妖气全散、妖魂具碎。 砰! 它瘫倒在地,砸破了接待大厅的前台。 眼中,不再有光芒。 身子,慢慢破败,龟裂,化为烟尘。 眼见危机已过,风信子赶忙是收了跌落在地的罗刹鬼。 扎好巫术袋,心神一松,昏了过去。 “我去!” 刚刚,车没开多远,孙立海瞧见了一些夜宵铺子,考虑到康黎一个人值班,他买便买了一些烧烤,折返回来。 踏入门,愣了一下,后退两步,一瞅歪到的牌匾...... 没错啊,是鹿安区警署啊。 不才走几分钟么? 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破碎的玻璃、龟裂的墙壁、摇晃的吊灯...... 他的目光,转向了其中唯一站着的姜守正。 “这些,真不是我砸的。” “我可以解释的。” “我有录像!” 还好! 刚刚看风信子砸了玻璃,就立马录像了。 不然,像现在这样,把警署给砸了,那得赔多少钱啊! 没有录像作为证据,那哪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的呀! 姜守正快步上前,将手机递给孙立海警官。 孙立海警官一点录像,看着满屏的、狰狞的、像是要冲破屏幕的狐妖...... 吓得手一滑。 啪! 手机,黑屏。 姜守正:......
隐藏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