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大难不死的,都有后福

作者期末要考 全文字数 3700字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到时候,警官把贫道的手机修一下,自然能够看到录像。”姜守正解释了一番,略微打消了孙立海的顾虑。 “道长,按照您的说法,那我的同事,那,送医院,还有得救么?”孙立海看着依旧沉睡的康黎,一脸紧张。 关于妖的传说,他从小,就是听过的。 那时候,《西游记》还在热播。 妈妈常说:“再不听话,就让妖怪把你抓走!” 可见,妖,是邪恶的代名词。 这种东西,很少见。 见了,就倒大霉了! 能不死,就算不错了。 现在,康黎看起来,还是有气的样子。 看着孙立海一脸担忧,姜守正想了想,回忆了一下武侠电视剧里面的情节。 “我,试试。” 姜守正将康黎扶着坐起。 接着,盘坐闭眼,深呼吸。 用双手抵住康黎的后背,试着将法力分出一丝,探入她的经络。 嘿? 这女的经络,怎么这么细小? 没办法,姜守正只好收回绝大部分的法力,留一点点开始试探。 这点法力,他平时只需要半个小时就可以凝练。 他开始了自己的尝试。 可是,一开始,就遇到了一点困难。 这背部的经络,好堵,怎么办? 思量了一番,决定,通开它! 不然法力没法游走。 腰部,通开...... 腿部,通开...... 足部,通开...... 肩部,通开...... 颈部,通开...... 姜守正控制着法力,将康黎周身的经络全通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那么,就应该是脑部出了问题。 果然,她的额前部位,盘踞着一股紫色的气体。 看上去,很坚固的模样。 冲散它! 念头起,本是温和的法力,一下子狂暴起来,凝结成细针的模样。 冲! “哼。”康黎轻哼一声,悠悠转醒。 全程在一旁看着的孙立海,见康黎一醒,心下略松了一口气。 可是,姜守正皱起的眉头,又让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道长,没事吧?” 姜守正摇了摇头:“没事,我就是奇怪,怎么会这么弱,一冲就散?” 没事就好。 关于强弱的问题,孙立海他又不懂,没必要知道和分析。 “小黎,你感觉怎么样?”孙立海关切问道。 “我......”康黎有些迷惑地打量了四周,接着,脸色一变,立马起身。 “你怎么了?”孙立海赶忙站起来,双手搭着她的肩膀,“你有事和我说。” 康黎:“没事。” 说着,就想要离开。 看着康黎一脸焦急的模样,孙立海一下子拦住了她:“你这样还叫没事啊,快和我说说。” 孙立海一副就是不让开的样子,把康黎逼急了。 “让开!我要上厕所!” 说完这话,一把推开孙立海,径直奔向女厕。 欸? 孙立海顿觉,自己的双手无处安放。 尴尬地将目光,瞥向姜守正。 姜守正想了想,说道: “贫道唤醒人的法子,有些许通便的功效,不需要介怀。” “哦哦哦,原来是这样。” 孙立海赶忙借驴下坡,顺带转移话题:“那我同事,怎么办?” 对了,风信子还晕着! 姜守正如法炮制地将风信子扶起,刚准备参照先前的成功经验...... 不对! 不能这样! 刚刚那女的,是个普通人,体内没有任何与法力相似的力量。 但,风信子有啊,万一她的力量,和我冲突。 那我的法力进入她的经络,岂不是害了她? 想到这,姜守正只好又把风信子放平身子。 “道长,你不?”孙立海比了个刚刚运功一般的手势。 姜守正摇了摇头:“我有个,更好的办法。” ...... ...... 嘤~ 疼~ 好疼呀~ 尖锐的刺痛,让风信子猛地睁眼。 眼神虽然有些空洞。 不过,好歹是睁眼了。 “醒了!” 姜守正起身,冲着孙立海警官喊道。 可就是这一松手...... 咚~ 本是被姜守正微微捧起的脑袋,直愣愣地砸到了地上。 这下,风信子完全清醒了。 坐起。 摸摸嘴唇人中的部位,摸摸后脑勺。 很好,都肿了。 强撑起身子。 摸摸腰间的巫术袋。 都扎好了。 略微感知一番。 两只金甲护卫,还在消化从狐妖身上吸吮的血气。 罗刹鬼,却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开始沉睡了。 她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它再醒来之后,会更加强大。 不过,却不知道为何,力量却是平和了许多,不再似先前一般狂暴。 观察了一会,没法得出结论。 反正是好事,不需要担心。 回去,问问婆婆就知道了。 靠墙良久,风信子才缓过劲来。 人中和后脑勺的疼痛愈发明显。
“小道士!你有病啊!” “没啊,学校今年的体检报告,我除了窦性心动过缓,各项指标正常。” “谁问你体检报告了!!!” 风信子气得跺了跺脚。 “诶诶诶,既然醒了,那就都先别吵了吧” 孙立海拍了拍手,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然后,指了指一片狼藉的警署:“你们说说,这,怎么办吧?” 哼!要不是这时候不适合吵架。 她跟他,没完! 风信子想了想,问道:“警署,不是应该有监控的么?” “被关掉了,里面的内容,被清空了。”孙立海说了刚刚粗略检查监控后的结果。 风信子再看向姜守正:“小道士,我记得你,好像有录像是吧?” “嗯。” 姜守正晃了晃自己的黑屏手机,指了指孙立海:“刚刚,给这名警官看了个开头,他手滑了,把手机砸到黑屏了。” 孙立海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风信子暗自吁了口气。 今天被扣了五千,这个月的零花钱可是剩下不多了。 还好,这个胆小的、没多大本事的、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小道士有录个像。 不然,自己的屯钱的小金库,指不定得赤字了。 “手机只是砸了一下,修一修,里面的东西,应该还会在的。” “手机维修费,我出。” 风信子拍了拍胸脯,咳...... 姜守正眼观鼻,鼻观心,再度默念《太上老君清净心经》...... 过了一会儿,留下联系地址的姜守正,离开了。 联系方式,没必要留。 手机,都被扣下了。 风信子,站在警署外等了一会。 远处,传来发动机的轰鸣。 风信子的心,安定了许多。 滋! 一阵短促尖锐的摩擦声过后,一辆深黑色的越野车停在了警署门口。 风信子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打开驾驶车门。 干枯的手掌,搭在了风信子白嫩的手臂上。 一位驼背的、满脸沟壑的老妪,哆哆嗦嗦地下了车。 “婆婆,你怎么才来呀。”风信子的声音中,带着依恋与娇嗔。 “好娃娃,婆婆一接到你的电话,可是立马开车来了,油门可是加足了劲!”老妪咧开嘴,一口考究的瓷牙。 接着,风信子搀着老妪,进了警署。 蹲在一抔黑灰色的土旁:“这就是死后留下的么?” 风信子点了点头。 老妪捻了一点,舔了舔,脸色一变。 赶忙起身,摸着风信子的脑袋。 当摸到后脑勺的包时,她面色一僵,悲号道: “好娃娃,这狐妖,死之前献祭了生命,那肯定是下了诅咒啊!你后脑上,就是诅咒之力啊!” 啊? 这是,被那个小道士,砸的! 想到这,风信子气得牙痒痒。 好说歹说一番,总算是让婆婆相信,自己是砸了后脑勺,肿的。 “还好还好,没人出了问题,那就是说,这狐妖下咒失败了。” “不过,还得回族里好好查查,才能万无一失。” 老妪牵着风信子,就要走。 这时,康黎扶着墙,走了出来。 她,都快拉虚脱了。 得喝点盐水。 “咦?” 老妪回头一瞧,眼睛一亮,松开风信子。 下一秒,来到康黎面前,握住了她的手。 突然被握住手的康黎蒙了一下,眼看着是一位老奶奶,柔声问道:“奶奶,请问,你是走丢了吗?” 老人家,年纪大了,就是容易走丢。 康黎作为警署的文员,这种事情,见多了。 这大半夜的,肯定又是谁家没看好老人家。 年纪这么大了,多遭罪呀。 老妪咧嘴,没有回应康黎,反而是问道:“小娃娃,你资质不错,想要修炼吗?” 完了。 这奶奶可能不仅有些健忘。 脑子可能还不好...... “这,就有些麻烦了。” ...... ...... “这,就有些麻烦了。” 姜守正觉得胸口一阵湿漉,眼看四下无人,从怀中提出一只小狐狸。 “狐妖的崽么?” “居然,没有一点妖气。” “真是奇怪,拿回去,给观主看看。” 这只小狐狸,是狐妖死后,姜守正乘着没人注意,从那捧灰中抓出来的。 忙活了一个晚上,总不能没一点收获吧。 [守正啊,你要记住,我们可以忙活,但,不能白忙活。] [弟子,谨记!] 捡了一只看上去还有点灵性的小狐狸,应该不算是白忙活了。 可是,就是...... 阵阵尿味,从他胸口飘荡而出...... 以至于,大晚上,他只能骑着孙立海帮忙扫的共享单车,朝着清风观的方向,哼哧哼哧地骑着...... “狐狸的尿,真的是好臭啊!!!” 夜路上,姜守正的哀嚎,不知惊扰了多少人的美梦。 “神经病啊!” “大晚上不睡觉!” “嚎嚎啥呢嚎嚎!”
隐藏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