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偷鸡的狐狸,学霸家的菜

作者期末要考 全文字数 3342字

翻墙回观。 把老观主叫醒,让他帮忙看管一下小狐狸。 然后,赶忙换衣洗漱。 姜守正没有洁癖,但是,那是真脏啊。 练武、修行的这些年头,虽然他自觉没什么长进,但是五感,可是提升了不少。 一路上刺鼻的、呛人的尿味。 真是难为他了。 前前后后,洗刷三遍,香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他平时,用得可省了。 然后,再把衣服洗了,挂起来。 换上干净的道袍,深吸一口气。 微凉的山风,伴着草木的清香,舒坦极了。 回静室。 “你这是,哪里捡来的灵兽?” 被老观主摸脑袋、挠下巴的小狐狸,眯起了眼。 姜守正拱了拱手,将今晚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 听完,老观主沉默半晌。 “死前的现象,应该是为了献祭生命,让这只小狐狸出生。” “这年头,纯粹的妖怪化形,很难。” “你说的那狐妖,应该是灵兽妖化了。” 灵兽妖化,这对于姜守正来说是新鲜的知识。 书本上,没讲。 “说简单点,就是亲近人类的灵兽,因为憎恶、愤怒、怨恨之类的负面、黑暗的能量,沦为妖怪。” 姜守正点了点头。 “你懂了?” “回观主,弟子懂的。狐妖妖魂破散后,我收拢了它的魂魄,看了一些它的记忆,然后,超度了。” “你,把破碎的亡魂,给收拢了?” 超度亡魂什么的,老观主一点都不在乎。 收拢破碎的亡魂,那才是他关注的重点。 魂飞魄散,不是不可逆的么? “回观主,是的,我看到狐妖的魂魄碎了之后,想要了解一下因果,便又把它给拼了回去,就和拼拼图一样,可是,拼好后,记忆却是不多,成了纯粹的亡魂,没有法子,弟子只好超度它了。” 看着姜守正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哦,拼图啊。 “你拼好魂魄,用了多久?” “应该是十七秒。”姜守正回忆了一下,给出了一个估算值。 “欸!” 老观主叹了口气,我这捡来的徒弟,到底是怎么回事? 算了,让他,自由发展吧。 一看就会,一教就懂。 练武的时候也是,修行的时候也是。 他三年前,第一个晚上修炼来的法力,直接撑坏了观里传承下来的下品银针法器。 他这些年,走南闯北,就没见过这样妖孽的。 不过还好,当年自己一掌拍倒树,把这徒弟给忽悠住了。 要不是提前一晚,在树的根部,砍出一个豁口……… 这声叹息,姜守正很熟悉。 那一年,他问自己资质的时候,老观主也是这样叹息的。 这是说,自己拼得太慢了么? 想了想,也对。 的确是有些慢了。 拼起来的狐妖魂魄,少了一条尾巴。 而且,记忆不全。 下次,再碰到这种事情。 应该更快一点。 在记忆消散前,拼好! 不能让观主这样失望! 姜守正收拢了自己失落的心情,说起自己看到的记忆片段。 那是冬天,鹅毛大雪。 两只白狐在山间嬉戏。 咻~ 一阵破风声后,一只白狐被利箭贯穿,钉在了雪地上。 咻~ 又一只利箭,借着雪花的掩护,擦破了另一只白狐的后腿。 哀鸣一声。 活着的白狐仓皇离去。 雪很大,掩盖了它的踪迹。 夜晚。 山间的一间小木屋旁,一群人围着篝火。 “老大,厉害啊!又猎到一只白狐啊!” “哈哈哈,运气运气,等换了钱,请大家伙喝酒!” “好!” 众人举杯相碰。 喝酒、吹牛、聊女人、聊孩子...... 众人没有发现,一只纯白的狐狸,将自己埋在雪中。 红着眼,看着。 一一记住他们的脸后,离开。 门口处,丢着它的伙伴、爱人的尸身,像垃圾一样丢着。 它,没了雪白的皮毛,只有血肉。 老观主听完姜守正的话,感叹道:“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啊。” 姜守正也是点头赞同。 “啾~” 被老观主抱着的小狐狸,叫了一声。 “应该是饿了。刚好,鸡肉还剩下一些,给它吃吧。” “观主,它刚出生,就能吃肉么?” “没关系,这可是灵兽,不是普通的野兽。” 从锅里,捞出一根鸡腿。 小狐狸一把扑上,抱住。
鸡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骨头,很干净,没留下一丝一毫的汤汁。 小狐狸甩了甩毛,又变得干净起来。 这是自带洁毛功能么? 难怪有猎人捕杀。 兴许是吃多了,小狐狸走了几步,不停地晃悠。 姜守正怕它从桌子上跌倒,将它抱起。 嘿! 这小肚子,圆鼓鼓的。 感受到姜守正手心的温暖,小狐狸舔了舔他的掌心,沉沉睡去。 ...... ...... “你是要养着它么?” “弟子想着,它既然是灵兽,也就没必要打杀,但放任在外,终究怕出现差池,弟子希望将其在观内饲养。” “也行吧,那你给它取个名吧。” “那叫小白?” “小白,简单易懂,好名字。它没能化形前,就叫小白好了。不过,守正啊,它是一只灵兽,可与你同辈,那我给她取个人类的名字,让我想想,就叫,就叫姜守姬,妖姬的姬,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 姜守正拍拍小狐狸的脑袋,低语。 “你,以后就叫小白了,等你能化形了,就叫姜守姬。” “我与你母亲的因果了了,与你的因果,又接上了。” 带着小狐狸出了静室,转到鸡舍旁。 鸡舍旁有一个小窝。 这是以前看门大黄睡的地方。 去年,大黄去世了,这地方就空下了。 不过,姜守正每天都有打扫,依旧很是干净。 小心翼翼地将小狐狸放在窝里。 姜守正转身离去。 今晚的晚课,还没有做呢。 学习,一刻都不能停歇。 黑夜中,吹起一股凉风。 小狐狸觉得有些冷了,蜷起身子,微微睁眼,是完全陌生的环境。 “啾~” 没有人回应。 “啾~” “啾~” “啾~” “咕咕。” 鸡舍的小母鸡,被小狐狸吵醒了。 小狐狸探出身子,顺着声音的来源走去。 舍栏的缝隙不窄,小狐狸一下子就钻了进去。 “咕咕......” 晚上,鸡都是瞎子,但它们本能的抱团在了一起。 小狐狸歪着脑袋,看着围在一起的小母鸡们,眨了眨眼。 闻了闻空气中飘散的气味。 它懵懂地觉得,真好闻。 ...... ...... 第二天。 学习了一夜的姚倩,收获满满。 学霸的笔记,就是厉害。 同一道题,居然有这么多种解题思路,有些解题思路,又快又简单,她都没想过。 果然,姜守正总考第一,是有原因的。 以后,可以多借借他的笔记看看,开拓一下自己的解题思路。 手头的这些笔记,她已经让管家连夜复印了一份。 也就是说,她不需要再保留原件了。 还给姜守正,还能聊上几句。 “姜守正,你的笔记本复印了一份,谢谢你。” “不客气。”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姜守正面色呆滞、双眼空洞地摇了摇头。 “真没有不舒服的吗?” 再度,摇头。 顺便,弯下腰,从座位下提出了一个有些老旧的保温杯,递给姚倩。 姚倩一脸欣喜地接过:“是给我的吗?” 姜守正,点头。 拧开杯盖,一阵鲜香。 “我去!一大早,谁放毒!” 教室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姜守正和姚倩的身边。 准确的说,是姚倩手中的保温杯。 被一群人看着,还是用那种一边看、一边咽口水的表情看着,还是很有压力的。 “这,这是姜守正给我的。” 目光,随即转移。 姜守正,面不改色地从桌子下,掏出,一个、两个、三个...... 共八个保温杯。 八个保温杯,八只小母鸡。 算上姚倩的,九只。 那可是他辛辛苦苦从小鸡仔养大的啊! 今早一去鸡圈,都嗝屁了。 只有小狐狸,悠哉地趴在里面,一脸舒坦。 “离上课还早,大家,分分吧。” 姜守正,熟练起身,离开位子。 一帮的同学,如同得了号令一般,扑了上来。 这不是他第一次带吃的和同学分享。 有些时候,观主东西煮多了,他就会带到学校和大家分一分。 大家,都挺喜欢观主煮的吃的。 “我的!我的!” “大家别抢,小心撒了!” “学霸家的鸡汤哟,好喝不上头。” “你一口,我一口,排名往上走。”
隐藏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