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嘘!小声点~

作者期末要考 全文字数 3151字

课间休息。 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王强,闻着满教室的香味,看着三五成群吃着正欢的同学们,暗自咽了口唾沫。 ‘要不,高考前,安排一下,去清风观踏踏青?让同学们放松一下?’ 去清风观踏青,是一班的常规的集体娱乐活动。 首要目的,自然是为了帮助姜守正。 一群人去清风观踏青,自然是得烧点香,给点供奉。 第二嘛,就是为了吃饭。 这事情的由头,还得从高一说起。 高一的时候,家长委员会某次开会,听说全校第一的天才学生姜守正,居然要靠助学贷款上学。 那哪里肯同意。 这是家长委员会的失职啊! 他们发起了一次全校的捐款。 钱,是凑齐了。 可是送到清风观的时候,那个老观主说什么就是不肯收。 问他为什么。 却是回应“红尘炼心”、“修道之人自己供养自己”这类老派的话。 拗不过,明着给钱这条路断了,大家伙就想换个法子。 一班班主任王强就提议,春游、秋游,可以去清风观。 这一提议,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 清风观所在,虽然没有被旅游开发,但环境着实不错,大家也是去瞧过的。 绿水青山,小溪清流,那是样样不缺。 可刚准备落实的时候。 临江二中春游,失踪了一个孩子。 这提议,也就被搁浅了。 甚至,临江一中都取消了春秋游的活动。 可是,这哪行! 一班班主任王强,第一个不同意。 他提议去清风观游玩,可不是单纯地让孩子们放松。 他,是个老饕。 有一次去清风观家访,尝过老观主的手艺后,那是惊为天人,回家后念念不忘。 春游、秋游好啊! 这样就有理由蹭吃的了! 不然,作为一个班主任,天天去那么偏僻的地方家访,怎么说也说不过去吧。 春游、秋游就不一样了。 这理由,好啊。 既可以让同学之间友善和睦,亲近自然。 又可以享受美食。 于是,在取消春秋游后,王强顶着压力,每年都带着自家学生去清风观。 名义呢,自然不能是春、秋游了。 而是用了“主题活动日”的名目—— 了解全校第一的日常,体验全校第一简单、枯燥又清贫的生活。 因此,也赢得了学生中良好的口碑。 被暗颂—— 临江一中吃货杠把子,拐弯抹角蹭饭清风观。 “咳咳。” 王强一咳嗽,班里,一下子没了说话声。 这年头的学生,对老师还是有敬畏心的。 尤其是对班主任王强。 毕竟,这两年多,同学们可不止一次被他“抢”过吃的。 教室内的咀嚼声,加快了。 “大家都停一下,我们讨论一下,什么时候去清风观踏青。” 大家都看着王强,却没有一个人回应,不停嚼着。 这些年,去清风观的时间,哪一次不是老班自己定的。 美其名曰大家讨论一下...... 呵呵。 当初,有个别同学不懂事,还很热情回应这个问题。 王强就顺道走下讲台,亲切地问问意见与建议。 然后,顺带着,吃点,喝点。 这事情,发生了不止一次。 大家也就都长了记性,多了个心眼。 班主任王强,那是什么都好。 教学认真,带班能力超强,从早上出操,到晚自习结束,都在学校呆着。 教学十余年,带过的班级,一本过线率高达99%。 可就是,脸皮太厚,连学生的吃的,都不放过。 “欸!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个的......” 王强很失望,看来是没法蹭了。 “姜守正。” 姜守正看向班主任王强。 “择日不如撞日,明天去你们观里,方便么?” “方便。” 道观平时就没什么居士,就只有自己和观主两名道士。 这还能有什么不方便的。 大家去了,能给道观点人气,顺带着,给生活费一点添头。 王强话音刚落,轰的一下,教室里一下子热闹起来。 又可以参加主题活动日了。 对他们这种处于高压学习状态的学生来说,能稍微松一口气,就松一口气。 更何况,吃喝不错。 姚倩凑到姜守正身旁,悄悄问道:“要我家找人,帮你送一些食材去道观么?”
“不用,我这边会联系酒店的。” 清风观,有自己的路子。 ...... ...... 临江门庭第一大酒店,临江市唯一的五星酒店。 来往,皆是政客巨贾,俊男靓女,衣衫褴褛、不齐的人,不可入内。 姜守正背着书包,拖着一个麻袋,穿着被肥皂洗得发白的校服。 麻袋里面,装的是保温杯。 “这是什么人啊,收垃圾收到门庭来了?” “看起来挺清秀的,可惜是个捡破烂的。” “你看,长得帅有什么用,没钱,还不是连门都......” 姜守正不顾他人言说,自顾往前。 保安队长远远瞧见,赶忙快步上前。 “看,来赶人了。” “我们穿成这样都没法进。” 走到近前,保安队长连忙躬身行礼。 “道长,需要我帮您拿么?” 姜守正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拿着,挺好,不需要别人帮忙。 “那请问,道长今天来,有什么事情吗?我已经通知总经理了,您还需要联系谁么?”保安队长态度谦卑,他可是接到过吩咐,如果清风观有道士,不论老少,都需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尤其是年少的来了,必须恭敬! 虽然不知道缘由,但他可不敢轻慢。 上一个保安队长,可就是因为轻慢了眼前这位小道长,被开除的。 早上发生的事情,下午就卷铺盖走人,然后他当时帮姜守正拎了个书包,就被提拔了上来。 这工作,不累,薪资还高,手底下还管着几个人,他可不能弄丢了。 “没什么事情,贫道这次来,就是想从你们这里买一点食材,明天,我们班开展主题活动日。” 保安队长自然知道主题活动日的意思。 “那我帮您通知厨师长,您到厨房,厨师长应该就在了。” “麻烦居士了,福生无量天尊。”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保安队长学着姜守正的模样,回礼,然后引着姜守正去厨房。 路,姜守正是熟悉的。 但没办法拒绝保安队长的热情,毕竟人家是从事服务行业的。 眼瞅着衣着不体面的姜守正进了去,蹲守在门口的代驾、小贩、衣着靓丽的女人等流动人口一阵低低喧闹。 “背着麻袋,保安队长那么恭敬,不会是收租的吧?” “可是,他没穿拖鞋啊。” 旁人的猜测,姜守正自是不知。 快走厨房,门口已经有一人在外候着了。 不是保安队长所说的厨师长。 而是一位,西装革履、眉头紧蹙的男子。 他,姜守正认识,是这家酒店的总经理郭春秋。 看见姜守正来了,郭春秋眉头微松,快步上前。 保安队长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顺势离开。 总经理看起来有事找小道长。 “道长啊,您来得可真是太巧了!我正打算今天上门拜访。我们酒店的厨师长被我支走了,道长如果有什么需要采购的,把清单给我一下,我会让厨房安排的。” 姜守正点了点头,看着郭春秋的急切,根据常理判断,这样子,肯定是遇见麻烦事了。 “嗯?居士怎么如此焦虑?还是因为那个事情么?” 那个事情,特指肾虚。 姜守正略微观其面相,果然依旧是肾虚的。 老观主不是已经给他开过补肾养气的方子,闻着他身上淡淡的草药香,可证明他也是一直有在喝。 可是,这肾气,说什么就是没法补起来? “不是,不是那个事情,是我,我的的女儿,她可能......”郭春秋看了看四周,俯身对着姜守正耳旁,像是怕被什么人或是东西听见他的话一般,极力压低了声音。 “被附身了。” “被附身?” “道长,小声点,小声点。”郭春秋的声音,有些颤抖。 虽然脸色不改,可是,姜守正能够感觉到,此刻的他,惶恐极了。 尤其是当厨房内走出一位身着浅蓝长裙女孩子的时候。 郭春秋的恐惧,放大到了最大。 他的腿,在哆嗦。 额头,沁出冷汗。 “爸爸,你在干嘛呀?”
隐藏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